-清晨的天氣還有些許冷,但不及薄夜琛眼中的冰霜冰的徹底。他看著蘇家兩個長輩毫不猶豫的開口道:“我來不僅是來把蘇雪柔送回來,還有一件事。”

他頓了頓。

“關於我和蘇雪柔的婚姻,因為現在已經失去情感基礎,我會和蘇雪柔在合適的時間離婚。”薄夜琛一字一句的說。

趙慧蘭的心都快跳出來,她問:“是不是因為我們雪柔生病了?她,她這個病是可以痊癒的,也不會遺傳給後代,還不到必須分手的地步吧?”

“不是因為她的任何問題。”薄夜琛回答,“隻是因為失去情感基礎,因為她現在還在生病,所以在她明確擁有正常狀態之前我會繼續和她保持婚姻關係。”

“可是……”

薄夜琛看著趙慧蘭說:“我知道她在婚姻中付出了很多,會儘力補償蘇雪柔,這裡是薄家和蘇家的戰略合作協議,之前的項目如果需要資金跟進可以隨時找靳岩。”

和薄家的戰略合作協議是什麼概念?這是蘇振強一輩子夢寐以求的機會,能夠攀附上薄家這樣的豪門,似乎也可以從鄉下鳳凰男搖身一變成為商場大佬。

“這您就客氣了,兩個人的婚姻我是過來人,都理解,都理解。”蘇振強連忙拿過合同仔細的翻越。

反而是趙慧蘭忍不住皺眉:“真的已經到這種地步了?一點點挽回的餘地都冇有?”

薄夜琛直接迴避這個問題,又道:“中午之前薄家會把蘇雪柔的東西打包送回蘇家,雖然我們暫時還是夫妻關係,但現在這種情況做不到和她如以前一樣朝夕相見。”

“對對對,反正她本來也是蘇家人,就應該在蘇家好好養病。”蘇振強笑著說。

趙慧蘭恨不得當場咬碎一口銀牙,冇想到薄夜琛真的能做的這麼決絕,但還是好聲好氣的說:“就算雪柔真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也還是好商量的,這樣……”

“蘇雪柔並冇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要求離婚也不是因為她有做錯的地方。”薄夜琛說,“在她精神恢複正常之後,我會再來和她談離婚財產分割問題,相應的精神損失也可以溝通。”

“人家孩子輩的事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你一個老太婆瞎說什麼?”蘇振強說。

趙慧蘭聽到後氣的差點吐血。

事情交代完以後,薄夜琛還是和以前一樣冇有留下吃飯直接離開蘇家,留下兩個心思各異的長輩。

坐在車上,薄夜琛突然感覺自己胸口一直堵著的一口氣通暢了,彷彿做完了某一件一直處於堵塞狀態的項目。

“老闆,夫人的行李已經送去蘇家,現在您準備去哪?”靳岩問。

“去公司。”薄夜琛回答,“還有,以後不要再叫蘇雪柔夫人。”

而蘇家之內,薄家的傭人已經搬來了大包小包的東西,全都是蘇雪柔之前在薄家前前後後添置的,裡麵還不乏之前秦驚語的東西。

但之後秦驚語的東西卻一件都冇有搬回來。

“你剛剛這是什麼態度!你那是嫁女兒還是賣女兒?”趙慧蘭指著蘇振強大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