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夜琛回到房間之後,蘇雪柔正在裡麵等他。

她站起來低下頭:“對不起夜琛,我剛剛在外麵等你,不小心聽到你和驚語的話了。”

“你知道她的雙親在哪嗎?”

蘇雪柔雙拳緊握,她眼睛一紅,眼中全都是憐愛,她點點頭:“夜琛,我求你不要去找好不好,我可能知道他們在哪。”

“怎麼了?”看到蘇雪柔的樣子,薄夜琛也有些心疼。

“他們,他們有新的孩子之後纔不要驚語的。”蘇雪柔留下淚水,“我一直不想跟驚語講,這樣對她太殘忍了。”

薄夜琛心裡也思緒萬千。

“所以就聽我的好不好,我會去溝通的,我已經在儘力的勸他們過來看看驚語了。”蘇雪柔傷心的說。

“好,我答應你。”薄夜琛回答。

深夜,蘇雪柔氣不過又來到秦驚語的房間裡直接狠狠地潑了一盆水在她的床上。

原本還在睡夢中的秦驚語感覺身體一冷,一抬眼就看到蘇雪柔聲音都不敢出。

“睡什麼睡,死賤人勾引男人,還敢睡覺!”蘇雪柔狠狠地扯住她的頭髮警告:“我告訴你,你再敢接近他,信不信我打死你?”

秦驚語狠狠地捱了兩拳,一聲也不敢吭。

等到蘇雪柔終於發泄完離開,她才瑟縮到一邊緊緊抱著自己。

現在已經接近冬天,晚上的氣溫冷得嚇人,她濕漉漉的被子怎麼焐都焐不暖。

她在房間裡瑟縮了很久,等待外麵夜深人靜,什麼聲響都冇有了。

秦驚語才偷偷地從房間裡出來。

她悄悄的走到客廳,想要找一床新的被子,可是小傻子不知道客廳是冇有被子的,她找了好久,還是冇有找到、。

漸漸的,她抵抗不住身體的疲憊,倒在沙發上沉沉的睡過去。

清晨薄夜琛醒的很早,他看到秦驚語正躺在沙發上抱著枕頭蜷縮成一團。

“驚語,醒醒,你怎麼睡在這。”

秦驚語嚶嚶兩聲後又換了一個姿勢,把自己縮成一團,絲毫冇有聽到他的聲音。

她蒼白的額頭上已經沁出了冷汗。

薄夜琛趕緊將手背貼在她的額頭上。

手上傳來的體溫高得嚇人,同時還隱隱有一種彆的感覺。

他將心底異樣的感覺強壓下去,一把將她小小的身子抱在了懷裡,快步朝車庫走去。

接觸到她的身體之後,薄夜琛明顯地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彷彿被火點燃一般炙熱,自己懷裡小小的軀體,還有一種香甜的氣味,讓他感覺欲罷不能。

這種感覺讓他奇怪,但顧不上多想。

一個多小時候後。

薄夜琛在診室門口等待著秦驚語的結果,醫生走出來之後問了一句:“誰是家屬?”

薄夜琛立刻站起來。

醫生上下打量他一眼,薄夜琛感覺對方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鄙夷。

醫生開口道:“患者嚴重營養不良,現在由於感冒併發到肺炎需要住院,請去辦理一下住院手續。”

而此時的薄家。

蘇雪柔睡醒後,便得知薄夜琛親自送秦驚語去了醫院。

她氣得發抖,這種事情正在脫離掌控的感覺,讓她躁動不安。

她要想辦法儘快用完秦驚語的肚子,等那個傻子冇有利用價值了,就可以悄無聲息地處理掉,不再來礙她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