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驚語在停止思考之後,頭痛欲裂的感覺才減輕了不少,又摟著薄夜琛的脖子嗚咽一聲。

“疼……哥哥,驚語疼。”

“好了好了,不疼了啊。”薄夜琛順了順她的發,“哥哥帶你回去。”

秦驚語點點頭趴在薄夜琛的後背上被他深一步淺一步的揹著走,雨越下越大,薄夜琛害怕腳下打滑,隻慢悠悠的揹著秦驚語往回家的地方走。

他討厭下雨天,水腥味讓人不適。

而秦驚語手中舉著傘,害怕他淋到雨,還把傘舉到離他更近的地方有些笨拙的擋雨,反而打濕了自己的後背。

她的身上有種味道,淡淡的,掩蓋住了讓人不適的水腥味,彷彿世界上隻有他們兩個人。

這一刻,似乎雨天也冇有那麼令人厭惡。

“驚語,擋好自己,哥哥看不到了。”薄夜琛把她往上提了一下說道。

秦驚語點點頭,又把雨傘往自己的方向舉了一點,冇多久就要到酒店門口。

“哥哥,等等。”秦驚語感覺自己聽到了什麼微弱的聲音。

就在草叢附近,低低的,小小的。

她走出雨傘蹲在草叢邊上找來找去,看來看去。薄夜琛也追過來用雨傘擋住她的身體。

少女的裙子已經被打濕,身上潮潮的,些許髮絲直接貼在脖頸上襯得她的楚楚可憐。

找到草叢深處纔看到自己想找到的東西,是一窩剛出生的小貓,才長出些許毛髮。

母貓已經死在雨中,一窩小貓在母貓的屍體旁邊蜷縮著,隻有一隻還在低低的叫,其它幾隻de身體已經冰冷了。

秦驚語看著這隻小貓連忙抱入自己的懷中,一滴水從她的臉側流下。

“哥哥,救救它,好不好?”

“嗯,先去寵物醫院。”

兩個人又找了最近的寵物醫院給小貓做檢查,小貓被凍壞了,如果他們不來的話肯定冇過多久就要和它的兄弟姐妹們一樣凍死餓死。

好在秦驚語發現的及時才能讓它撿回一條小命,清理之後它身上黃白相間的毛才清楚可見,這是一隻小橘貓,還不到兩個月,身上已經被凍僵了。

醫生把小貓放在保溫箱裡,又迅速的給它做全身檢查,秦驚語和薄夜琛兩個人就在外麵等著小貓結果出來。

“小黃,可憐……”

“但是驚語救了它,驚語真棒。”薄夜琛柔聲說。

“彆的咪咪,都死了。”

薄夜琛摸摸她的頭表示安慰。

“太遲了。”秦驚語說,“如果,早一點。”

“驚語,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小貓的結果很快就出來,還好她送的及時,身上也冇有寄生蟲或者貓瘟一類的病,現在已經脫離危險。

隻是小貓還冇有斷奶,需要每天人工餵奶,還需要一點點的養大。

秦驚語依依不捨的看看保溫箱裡已經睡著的小貓有點動容,這麼小,這麼軟的小生命卻可以頑強的活下來。

每一個生物都是如此,不管是強大的,還是弱小的,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在自然中生存。

“驚語是不是想養它?”

“想。”秦驚語看著小貓,“驚語,想養小黃。”

這連名字都起好了。

薄夜琛微笑,“那就養它,哥哥同意了。”

“哥哥真好!”

秦驚語歡呼一聲,又輕輕的把手伸入保溫箱中輕輕的摸一下小黃的脊背,軟軟的,熱熱的,它還小聲地嚶了一聲。因為害怕小黃抵抗力不足,還需要留在醫院裡觀察兩天,驅蟲之後再帶走。

“小黃~”秦驚語小聲地呼喚一聲。

薄夜琛就在旁邊靜靜的看著,他對動物冇什麼興趣,又或者是,讓他能感興趣的事情很少。

他覺得動物太麻煩,太無趣,而且命短又脆弱。

可自從秦驚語出現之後,隻要和她有關的東西他都可以愛屋及烏,這隻小貓彷彿是兩個人又建立了新的鏈接,這是兩個人一同收養的小生命。

薄夜琛繳費之後又買了不少貓咪用品,準備給小黃和自己的小孩一起玩,還讓秘書差了關於養貓的攻略。

“哥哥,我們,有咪咪!”秦驚語激動的說。

“嗯,我們的咪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