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氣氛正好,剛剛薄錦程也感受到蘇雪柔語氣中的鬆動,現在還能讓他靠的這麼近,估計離到手不遠了。

如果換作是以前,薄錦程當然有的是耐心攻下蘇雪柔,但今天他開完董事會之後正一肚子火氣,就像在她身上尋點好處。

“雪柔,不知道現在我有冇有這個榮幸,稍微提前預支一點福利?”

薄錦程一邊說一邊慢慢的靠近她的身體,他身上帶著淡淡的茉莉香氣,讓人不討厭,話語溫和,一隻手也已經徘徊在她的腰間。

蘇雪柔雙唇輕輕的抿起,很久冇有和男性接觸過,她也有些期待,心裡默許了薄錦程的接下來的動作。

但在她準備閉上眼的時候突然發現隔壁的露台有個身影有些熟悉,那個人不是陳子維麼?

蘇雪柔往後微微一躲直接推開了薄錦程的身體,這一次再看,她也確定了那個人確實就是陳子維。

“雪柔?”

“抱歉,我有點不太舒服。”蘇雪柔有些尷尬的看著薄錦程,“下次,下次再約吧,我要先離開了,真的很抱歉。”

這次薄錦程冇有和前幾次一樣紳士的送她,冇有幾個男人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拒絕,尤其是剛剛那個檔口上直接把人推開。

但蘇雪柔管不了那麼多,直接下了電梯之後迅速的準備回蘇家。

剛剛她分明是看到了陳子維和一個女人幽會,兩個人還親密的抱在一起接吻。那個女人看起來起碼也有三十多歲了,根本不會是薄菁菁。

果然陳子維這個人就是不安分,勾搭上薄菁菁之後又找了彆的金主穩固地位。

蘇雪柔剛剛急著離開也是害怕陳子維會撞破她和薄錦程的事繼續威脅她,如果到時候薄錦程不認賬,她不就栽大了?

到時不如現在抓緊這次機會找到陳子維的把柄之後讓薄家收拾他,自己也不必每天提心吊膽的害怕他抖出自己的黑料。

雖然今天拒絕了薄錦程,大不了之後再給他個甜頭。

現在的首要任務是趕緊清除自己身邊的所有障礙,尤其是現在薄夜琛想方設法的想甩開她的時候,更不能有一點破綻。

“雪柔,你去哪了?怎麼這麼晚纔回來?”趙慧蘭一直在等著她回家,生怕又不小心找不到人了。

“就是出去了一下。”蘇雪柔隨意的回答之後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裡聯絡私人偵探。

這件事她準備自己解決,趙慧蘭之前兩次找的人都冇有成功,這次她也不準備讓趙慧蘭知道這件事。

而薄錦程獨自在露台靜靜的俯瞰這個城市感覺心裡煩悶至極,董事會那幫人不斷給他使絆子就算了,連個女人還敢跟他甩臉色?

他心情好的時候養個女人哄一鬨開心一下也就算了,現在這個女人對自己蹬鼻子上臉,讓他感覺這人實在不知好歹。

生活和感情的問題讓他又忍不住喝下一大口酒,又忿忿不平的錘一下欄杆,薄夜琛他憑什麼!

這時自己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薄董,您一個人麼?夜裡風大,小心彆著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