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夜琛來來去去的找了好幾圈之後,又回到剛剛上香的地方,發現那個小小的身影正站在門前抬著頭望來望去,似乎在尋找自己一樣。

“驚語!”

薄夜琛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緊緊的抱住她問:“你到底去什麼地方了?知不知道哥哥都快急死了。”

“驚語,在等哥哥。”秦驚語說,“驚語,一直在原地等著哥哥。”

他歎了一口氣,又失笑,“對,以後如果找不到哥哥的話,就在原地等著,哥哥來找你就好。”

“哥哥會找到驚語麼?”

“會的。”薄夜琛拉著她的手親吻一下,“不論如何,哥哥都要找到驚語的。”

秦驚語笑著點點頭,這時候薄夜琛才發現她的小手是緊緊的攥起來的,裡麵拿著什麼東西。

“驚語,這是什麼?”

秦驚語眨眨眼笑了笑,“驚語,想送給哥哥的。”

她張開手,手中是一串成色絕佳的南紅佛珠手串,一個個被切割成方圓形狀,襯得她的手心很白,手腕的青筋儘顯。

南紅並不是什麼名貴物件,價格也不高,但若是在靈隱寺的話能尋得一串這樣的南紅也不太容易。

佛家講究緣起緣滅,就連兜售佛珠的院落,各種成色的佛珠也是品質參差不齊。

“驚語送給哥哥?”

“嗯嗯!”

秦驚語拉過他的手把那串漂亮的南紅戴在薄夜琛的手腕上,不大不小,像是專門給他定做的一樣。

“哥哥的,護身符。”秦驚語笑了笑說,“保護哥哥。”

“謝謝驚語。”

薄夜琛仔仔細細的看看這串珠子,原本的一些沉悶又消失殆儘。

小孩就是這麼神奇的存在,讓他發愁、難過、心焦的是她,但讓她開心、驚喜、愉悅的也是她。

秦驚語日常從來不會用到錢這種東西,不知道,剛纔她到底是怎麼樣把這串佛珠騙到手的。

回到半個小時以前,薄夜琛還在燃香跪拜的時候,秦驚語到旁邊轉來轉去,找到了一個賣佛珠的小屋子。

展櫃裡擺著各種各樣的佛珠,這串並不是最貴的,也不是最閃閃發亮的那一個,但卻讓她第一眼看到之後就挪不開眼。

聽說這是開過光的,帶著會有好運。想到這裡,她就希望這串佛珠一直可以帶在薄夜琛的手腕上,佑他平安。

看著展櫃的人感覺自己的生意來了,直接問:“您是微信還是支付寶?”

“什麼?”秦驚語歪頭有些不太懂。

“就是付錢!你想怎麼付,現金刷卡也可以。”

秦驚語抿唇不知道怎麼付錢,最後還是展櫃的人點開她的微信刷了卡。

當初薄夜琛在給她準備微信的時候就想到她會不會有一天需要錢。

儘管這種可能微乎其微,但他還是不忍心讓自己的小孩有可能因為冇有錢而餓肚子。

因此,微信銀行卡以及認證密碼全都是他親自設定的,綁著他直屬的銀行卡。

與蘇雪柔的副卡不同,秦驚語微信上綁的是名副其實的主卡,裡麵的錢甚至可以買一架直升機,薄夜琛也不會收到任何關於這張卡消費的訊息。

但他就是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給他的小孩。

捋清楚他想知道的問題之後,薄夜琛笑著把秦驚語抱在懷中,又沉聲道:“驚語,我很喜歡。”

“哥哥,會天天戴?”秦驚語問。

“當然,我一刻都不會摘下來的。”薄夜琛笑著說。

佛門清淨地,兩個人就這麼緊緊的擁抱著,一刻都不想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