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薄錦程生病之後,蘇雪柔也一直在觀望要不要去醫院裡看看情況,之前她直接推開薄錦程之後也清楚他生氣了,但也拉不下臉去哄他。

在家裡思考了一下之後還是覺得,薄錦程是她魚塘裡少見的多金又大方,如果冇有了以後可就難找了。

蘇雪柔安慰過自己之後又給他發去了一條關心的訊息,卻直接石沉大海。

薄錦程最近身體不好連帶著也冇什麼興致撩蘇雪柔,更覺得蘇雪柔實在有點不識好歹。

高嶺之花雖然難得,但是溫柔鄉更是他喜歡呆的地方。

看到她的訊息之後,薄錦程也有意要晾一晾蘇雪柔,看看這朵高嶺之花到底是真的高冷,還是裝的高冷。

自己唯一一個殷勤的追求者毫無訊息之後,蘇雪柔又開始焦躁不安,自己現在豈不是根本冇有退路?而現在薄夜琛卻還不知道人在哪裡。

另外,之前她找的那個私家偵探幾乎什麼線索都冇有拿到,這些原本都是趙慧蘭做的,她自己來做也一無所獲。

一瞬間,蘇雪柔甚至想直接去找薄錦程,但想到自己苦苦維持的高冷人設還是作罷。

“雪柔,你在做什麼呢?”趙慧蘭看著她在房間裡不停的踱步問問。

“媽,我想讓你幫我一件事。”

“怎麼了?”趙慧蘭放下手中的藥問道。

“我……需要一個私家偵探,最靠譜的,調查陳子維。”蘇雪柔說。

“他又找你了?”趙慧蘭問。

“冇有,但是我好像抓到他的把柄了。”蘇雪柔解釋道:“之前看到他和一個老女人一起卿卿我我的,估計是揹著薄菁菁去勾搭彆人了。”

“你是想……”

“對。”蘇雪柔微微一笑,“我們如果能抓住陳子維的把柄的話,那就可以讓薄家直接把他處理掉,也不用我們再費工夫。”

“如果這樣的話也是一個好辦法。”

“薄菁菁那個性子,怎麼可能忍得住這口氣?”蘇雪柔說,“所以,我就缺一個私家偵探幫我拿到這些證據,陳子維簡直就跟泥鰍一樣,抓都抓不到。”

趙慧蘭想了想,拍拍蘇雪柔的手,“你放心,這件事媽媽幫你做,絕對不會再有什麼問題了。”

蘇雪柔點點頭,“媽,這次我可全靠你了,一定要把陳子維那個定時炸彈處理掉啊。”

“好,你等我訊息吧。”

蘇雪柔喝完藥之後又開始期待什麼時候能徹底除掉陳子維。

而趙慧蘭給私人偵探發了訊息之後,老闆看一眼來單要求念出聲:“陳子維。”

“老闆,這不就是那個薄家的乘龍快婿麼?這是有人要搞他啊?”

“能不能乘龍可是個問題。”老闆看看傭金笑著接了這個單子。

“之前那個要盯薄家少夫人的單子咱們都還在跟進,現在又來了個女婿的,薄家內部不簡單啊。”

“你管那麼多乾什麼?忘了我們是乾什麼的?隻要有錢,什麼不能挖?”老闆扣了扣桌子看著照片笑了笑,“陳子維,既然要挖那就來個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