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京市本地人,喜歡吃這種當地小吃也很正常,隻是鹵煮大多都是下水,而且開在蒼蠅館子裡,很少女孩子會吃這種東西。

起碼……秦懿柔這種世家千金看起來應當不會吃這種東西。

但她指名要去的地方就是一家曆史快五十年的小館子,地方很小,如果不是常客的話根本不知道。

進門之後她還輕車熟路的從消毒櫃裡麵拿了碗筷,打了一碟小菜等著大叔給她切鹵煮,一看就知道是常客了。

館子雖然小,但是地方還算乾淨,味道也很地道。

“你經常在這吃?”柏思鈞問。

“以前常來,後來上班了以後來的少了。”

秦懿柔吃了一大口鹵煮之後又咬了一口火燒,精緻的妝容下,現在她的動作反而多了一絲生動。

她吃飯很香,一碗鹵煮居然吃出了什麼山珍海味的感覺,很有吃播的潛質。

“冇看出來你還愛吃這種東西。”

“這很好吃啊,我從小到大都在吃。”她看一眼柏思鈞,“你不會是冇吃過吧?”

秦懿柔絲毫冇覺得有什麼,她小時候地地道道的京市大妞,在六歲之前都住在衚衕裡,後來才搬到隔壁市小秦家的大彆墅。

“怎麼冇吃過,隻是吃的少,以前我爺爺就喜歡這口,悄悄的帶我吃。”柏思鈞說,“但是我媽覺得臟,後來也不讓我吃這個。”

“是吧,我以前有時候饞了,還要悄悄的坐車過來吃一下,過足癮了再回去。”秦懿柔笑著說。

柏思鈞這纔想起來之前他和秦懿柔同校的時候並不在京市,而是在隔壁市。

當時柏家在隔壁市有一些生意需要處理,但因為父母覺得他年紀小纔沒有讓他一個人呆在京市,就順帶帶著一起去隔壁呆了半年纔回來。

兩個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天,秦懿柔雖然看著瘦瘦的,但是飯量不小,一碗鹵煮下肚之後還買了一個肉餅帶走。

“你還挺接地氣。”柏思鈞評價。

“這本來就是我的生活。”秦懿柔說,“你以為我每天都在吃法餐?”

“之前是這麼以為的。”柏思鈞老實的回答。

“彆總活在電視劇裡。”秦懿柔無奈一笑,“法餐量小事多價格高,還不如路邊吃碗麪舒服。不能因為工作特殊就把自己的生活忘了。”

柏思鈞聽她的話後又覺得有些讚賞,許多上流社會的人都會將自己包裝成一個上等人一般,矯揉造作。

他本身雖然出身世家,但平時的生活簡單,看到其他富家子弟的生活有時候還覺得格格不入。

旁邊的秦懿柔打了個嗝之後吃了一片口香糖,又給柏思鈞分了一個,坐在車上補了個口紅。

“你的口紅缺了一塊。”柏思鈞指一下她的唇峰,“這裡有點冇補上。”

秦懿柔直接把自己手中的口紅遞給他,“你幫我補一下吧,你的車上都冇個鏡子。”

柏思鈞看著手中的口紅,細細的一管,猶豫了一下還是給她補了。

近距離看她的麵孔更覺得她的顏值太抗打,即便是近看也看不到她臉上的毛孔,臉頰上還能看到細細的絨毛,睫毛很長,微微顫抖像是會說話一般。

“你手彆抖啊。”秦懿柔說。

“你自己補!”

事多!

柏思鈞惱羞成怒的把口紅還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