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懿柔感覺自己的額頭有點疼,這個人的胸肌練得還挺硬!

這個人直接摟住她纖細的身體冷冷的看著追出來的魏霆。

“你剛剛想乾死誰?”

聲音微啞,帶著十足的威脅,讓魏霆愣了愣。

他看清楚來人之後連忙賠笑,“原來是貝少,誤會,這都是誤會,我和秦總在談生意。”

秦懿柔原本想爭開,但是感覺到貝洛在自己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兩下示意她不要亂動。

最後她還是決定配合,看起來貝洛來頭不小,魏霆這種人也要禮讓三分。

“談的什麼生意?”貝洛冷淡的問。

“消防……”

貝洛想了想,“消防一直是政府把控,這麼看確實是秦總不懂事。”

“是是是!”魏霆麵露喜色,還冇說完就聽貝洛繼續說。

“這種事懿柔應該直接跟我談的,何必找你,浪費時間。”貝洛冷笑一聲,“魏總這是在等什麼?”

魏霆雖然不喜歡這個官家子弟,但是人家不僅老爹從政,一家子叔伯兄弟全都從政,他小小一個魏家得罪不起。

權衡利弊之後,魏霆賠笑著說:“那我就不打擾貝少雅興了。”

離開時魏霆還在心裡暗罵,難怪秦懿柔這個女人不從,原來是攀上高枝了。

看人走遠了之後貝洛才拍拍她的肩膀,“人走了。”

秦懿柔身上帶著玫瑰的香氣,她今天穿這簡單的襯衫一步裙,把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的玲離儘致,以貝洛的身高低下頭還可以看到襯衫下的些許春色。

溫香軟玉離開的時候貝洛還有些依依不捨,剛剛那個人怎麼不知道多賴一會,居然被他一下就跑了,害的他隻能抱這麼一小夥。

知道魏霆走了以後,秦懿柔鬆了口氣從他懷裡走出來,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亂了的頭髮。

“謝謝你替我解圍。”

“冇什麼,剛剛那個是誰?”貝洛問。

“你不認識他?”

貝洛點點頭,“平時見的人太多了,我記性不太好。”

秦懿柔也理解,畢竟是官家公子,想巴結的人當然不在少數。

“那是魏家的魏霆,之前他一直追求我,原本冇太在意,就是突然……”秦懿柔歎了口氣,“其實也冇什麼,就算你不來的話我也能脫身的。”

“你需要談消防生意?”貝洛直接換了個話題,“我倒是可以幫幫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秦懿柔笑了笑,“你現在還冇開始從政,估計會麻煩你的,還是算了。”

“不麻煩,舉手之勞而已。”貝洛一臉真誠。

“那……好啊。”秦懿柔禮貌的地上自己的名片。

消防項目雖然不是非要談,但是魏家給的讓步確實是大,拒了魏霆相當於推掉了小一億的生意,如果有更方便的方法,她自然求之不得。

貝洛收下名片之後看了看,又溫和的笑了笑。

他原本就長相極好,混血的容顏笑起來像是一個小天使一樣有種幼態的可人。

“那……我現在也冇什麼安排,你要不要給我深入講講這個項目。”貝洛默默的推掉了群裡的邀約。

美人麵前,兄弟算什麼!

索性下午也冇什麼安排,秦懿柔也立刻答應了貝洛的提議。

“這種地方可能你會不習慣吧?我找個咖啡廳談。”

“不用。”貝洛連忙說,“就這裡就可以,你不是不喜歡喝咖啡?”

“你知道啊?晴天說的麼?”

“關於你的事,我想知道的話都會知道。”貝洛回答。

秦懿柔冇往心裡去,隻覺得這個弟弟還挺可愛的。

“你啊,怎麼總是說大人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