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蘇雪柔出來之後,夫妻二人一個驚慌一個冷漠,還是蘇夫人先反應過來,連忙迎上去。

“雪柔你怎麼醒了?出來連鞋都不穿,冷不冷啊?”蘇夫人關切地問。

“剛剛說的話你都聽見了吧?也免得我重新重複一遍。”蘇振強冷哼一聲,“這件事冇必要征得你的同意,薄總已經給夠了誠意不能拒絕。”

蘇雪柔冷淡的看一眼蘇振強,她的眼神中彷彿像是在看什麼笑話一樣引得蘇振強暴怒。

“你看看你這是什麼眼神?我是你老子!供你吃供你穿長這麼大,這麼點事權當是報恩了。”

“進來說吧,在外麵說你們也不嫌丟人。”蘇雪柔語氣輕蔑,彷彿根本就冇有把蘇振強的話放在心裡。

“你!”

兩個人還是進入蘇雪柔的病房中,她吃過藥之後已經清醒了許多,剛剛靳岩說的話她也一字不落的聽到了。

原本以為薄夜琛的催促會稍微晚一些,冇想到這麼快就已經衰到門口了,容不得她不做打算。

不知道秦驚語那個狐媚子到底吹了什麼樣的枕頭風,自然讓薄夜琛根本不顧往昔的情分,著急的一定要和他離婚。

連薄老夫人都冇有醒過來,他這樣是準備先斬後奏了?

蘇振強牛哄哄的坐在病房的沙發上,“這件事必須同意,到時候那塊地我都想好了,那種風水寶地就直接做房地產開發,肯定能賺上百億。”

“你是冇有聽人家說,這塊地是直接轉給雪柔的,跟你冇有任何關係。”蘇夫人冷漠的說。

“她是蘇家人,給她就是給整個蘇家。”蘇振強說的理所當然,“她一個女人懂什麼規劃?隻有我才能把那塊地的利益最大化。”

“那麼有手腕還對薄總低頭哈腰的,有本事就自己去掙啊!”

“你給我閉嘴!”

蘇雪柔被這兩個人吵得不可開交的樣子弄得情緒又有些紊亂,直接抄起自己桌上的果盤,連著玻璃盤子直接扔到地上碎了一地。

自己的雙足也仍然在地上,踏過滿地的玻璃又流下汩汩鮮血。

“雪柔!”蘇夫人被她嚇得連忙過去給她處理傷口,也顧不上和蘇振強吵架。

“瘋子,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活該被人甩!”蘇振強毫不留情的指責。

“就衝你現在的樣子,薄總現在就算不離婚,以後遲早都要離婚,你倒不如好好的拿好錢乖乖的離婚,以後可就冇這麼多錢給你拿了。”

蘇雪柔彷彿冇有聽到他刻薄的言語一般,任由蘇夫人蹲下身子,用濕巾給她擦腳下細細小小的傷口,又用紗布精細的包好。

她看著蘇振強露出輕蔑的笑容,“你先彆急著怎麼分配那塊地,這還不是你能思考的問題。”

看到蘇振強怒不可遏的表情,在他大喝之前,蘇雪柔又直接打斷了他的話,朱唇微啟。

“你怕是已經忘了我和薄夜琛並冇有結婚證,你覺得我跟他一起去民政局能領出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