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秦驚語受到驚嚇狀態不好,薄夜琛也發了訊息冇有讓沐迦南過來。

沐迦南收到訊息之後還有點難受,“我的乖徒怎麼總遇到糟心事?”

沐晴天十分無語的翻個白眼,“之前一個人還不敢去,現在還跑的挺勤快。”

“你去哪?”

“去接鐵柱打點滴啊,因為狗男人氣成這樣,我也第一次見。”沐晴天說完以後襬擺手就離開了。

秦懿柔確實是個不折不扣的女強人,高燒剛好一點就立刻趕往公司去跟進項目,一點也閒不下來。

她習慣性的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卻發現裡麵是一杯熱牛奶。

“我的咖啡呢?”

“你臉色不太好,喝點牛奶吧。”貝洛溫和的說。

秦懿柔點點頭也冇有拒絕,身體因為高燒讓她感覺十分無力,都也暈的有些不清醒。

她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又撐著辦公桌站起來。

“後續跟進的地方你盯一下,我還有點事,先離開了。”

她聲音也是有氣無力的,起身的時候都有些站不穩。

“你冇事吧?我送你去醫院。”貝洛關心的說。

秦懿柔搖搖頭,剛剛沐晴天已經發來訊息說在樓下等她。

“我冇事的,很快就好,有人來接我的。”秦懿柔有氣無力的回答。

她原本身體素質不錯,許多年都冇有這樣發過高燒,隻是這一次就讓她被折磨了許多天,現在又複燒。

“可是你的身上好燙。”

秦懿柔還冇走到門口,自己的辦公室門又被打開。

“秦懿柔,這次你還有什麼可說!”

柏思鈞原本是準備拉下臉和秦懿柔認個錯,結果還冇進門就聽到貝洛說什麼“身體好燙”。

一推開門就看見這兩個人考的這麼近,秦懿柔恨不得貼在貝洛身上,秦懿柔的臉頰還泛著酡紅,這讓人不亂想都做不到。

秦懿柔被這個問題問的幾乎急火攻心,但因為發燒渾身無力,罵人都冇什麼氣勢。

“柏思鈞,你無理取鬨。”

“我無理取鬨?以前我怎麼不知道你顛倒是非的能力這麼強?”

柏思鈞看著貝洛攬在她肩上的手又十分看不過眼,直接不由分說的一手把秦懿柔拽出來。

當他發力的時候也是有些奇怪,秦懿柔以前看著十分強勢,冇想到這麼輕的就被他一拉。

原本隻是把她拉過來,卻冇想到對方冇站住直接跪倒在辦公室的茶幾上,頭重重的磕到桌角。

“懿柔!”

“怎麼回事啊?快,快送醫院!鐵柱暈過去了。”沐晴天剛一進門還冇來記得攔就看到秦懿柔直接栽倒,潔白的額頭上還有一塊高高腫起,嚇得連忙撥了120急救。

“柏思鈞你還是男人麼!怎麼還家暴?你不知道鐵柱高燒三天了麼!”沐晴天指著柏思鈞大罵。

柏思鈞一瞬間明白了秦懿柔口中“無理取鬨”的意思,原來她……

他的兩片唇蠕動著想要解釋一二,又被貝洛狠狠地打了一拳。

“本來以為你會珍惜她。”貝洛拽著柏思鈞的衣領低聲警告,灰色的眼眸像是一匹灰狼,虎視眈眈的毫不掩飾,“懿柔,我一定會和你爭,你不珍惜她,自有彆人珍惜。”

急救車來的很快,秦懿柔被醫護人員迅速的台上急救車飛速的去往醫院,留下柏思鈞腫著半張臉一臉懵的站在辦公室。

他真的誤會秦懿柔了?

反應過來以後,柏思鈞又立刻心裡暗暗罵一句臟話,挪步趕往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