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夜琛原本一處理完事情就立刻趕會療養院,就怕秦驚語和沐乘風又有什麼聯絡。

冇想到來捉秦驚語的時候卻聽到這種牆角,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flag都立下了,如果現在阻止小孩會不會生氣?

“哥哥?你怎麼來了?工作完了麼?”秦驚語轉過頭驚喜的問。

“嗯,工作完了。”

“那我們來一起愉快的玩耍吧!”秦驚語笑了笑,“沐乘風是不是可以從正門進來和我們一起玩啊?”

薄夜琛被這兩個問題問的幾乎快要吐血。

看來之前自己教訓的還是太輕了,現在居然還敢和沐乘風一起玩?

“驚語,先和我回去。”薄夜琛說。

“不和他一起玩麼?”秦驚語有點難過,“可是……好不容易有人和我玩的。”

薄夜琛幽幽看一眼沐乘風,又保證:“明天我讓沐晴天過來陪你,好不好?”

“真的?”

“嗯。”

“那好吧。”秦驚語立刻被收買,直接轉過頭對沐乘風擺擺手,“拜拜啊~”

沐乘風:“……”

果然秦驚語現在的腦子還有點不太清楚,和七八歲的孩子一樣這麼容易就被敷衍過去了。

被拉著回到房間之後,薄夜琛忍住了自己即將冒出來的火氣問:“就這麼喜歡和沐乘風一起玩?”

“也不是啊。”秦驚語真誠的回答,“但是他很厲害,又陪我玩。”

“……”

“一個人在這裡很無聊的,除了小黃和奶奶,我想和彆人一起玩。”秦驚語頓了頓又道,“而且,他是我的朋友呀。”

“如果以後每天都有彆的朋友過來陪你呢?”

“那也要看看我喜不喜歡。”秦驚語回答,“我不能按照自己的喜好交朋友麼?”

聽到這個問題,薄夜琛心裡的苦惱又油然而生。

當然可以。

作為一個獨立的人格,秦驚語當然有資格按照自己的喜好交朋友。

彆說是交朋友,她想乾什麼都無所謂。

薄夜琛垂下眼眸,“驚語,可是我不喜歡你總和彆的男人在一起,我會很不高興。”

“為什麼啊?”秦驚語無辜的看著薄夜琛。

“你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麼?”薄夜琛問。

“知道啊。我們不是戀人麼?”秦驚語理所當然的回答。

薄夜琛看著她的樣子又感覺有點呆萌的可愛。

“對,我們是戀人,所以我應該擁有比朋友更高一級的權利對不對?”

“好像……是這樣冇錯吧。”秦驚語雖然冇聽懂,但也煞有其事的回答。

“如果這樣的話,我不喜歡你和彆的男人接觸,是不是也可以被采納了?”薄夜琛循循善誘,“因為我不喜歡,你是不是要顧及一下我的感受?就好比我會滿足你的願望一樣?”

秦驚語感覺自己被繞進去了,但很快又點點頭。

“你這是在求我麼?那行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誰讓我們是戀人呢?”

她好像是滿足了薄夜琛一個多麼巨大的願望一樣,又有些心累的舒了一口氣。

“可是我不是隻能和晴天一個人一起玩了麼?”

“當然不會。”薄夜琛把她摟在懷中,“驚語,以後你會有很多很多的朋友。”

秦驚語點點頭,像是聽進去了。

看到小孩難得這麼乖巧的樣子,薄夜琛又忍不住親吻她的額頭。

原本以為說服她要費點心思,現在薄夜琛感覺自己好像已經掌握了和秦驚語溝通的方法。

既然如此,他決定給秦驚語準備一個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