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

閒賦在家的沐晴天突然接到了一個地址和邀請,突然有點被幸福衝昏了頭腦。

邀請她去和秦驚語一起喝下午茶?

這怎麼還邀請了另一個人?

自從薄夜琛搬地方之後她也不知道秦驚語到底去了哪裡。

多次私下詢問過沐迦南之後,沐迦南絲毫透漏的意思都冇有。

這算是怎麼回事!天上掉餡餅了!

正在她十分開心卻無人分享的時候,沐乘風回來了。

“沐乘風!我被薄總邀請去看驚語了!”

“……”

“我知道你回來了!快說句話恭喜我!”

“……”

“放心吧,我一定會在驚語麵前多美言幾句的!”

“……”

沐乘風現在就想按著沐晴天胖揍一頓,他怎麼就有這麼坑哥的妹妹!

而沐晴天開心夠了以後又給秦懿柔打了一通電話。

“鐵柱啊~你最近有冇有時間空出來跟我去郊區喝個下午茶?”

秦懿柔正在被一堆檔案煩的頭疼,“什麼下午茶啊?”

“就是上次我和你說的那個,小天才,驚語,你還記不記得。”

原本正在簽字的手突然狠狠的頓了一下,秦懿柔一愣。

那可是柏思鈞的白月光,自己怎麼可能不記得?

“嗯。”

“就是和她一起吃個下午茶,還是薄總專門邀請我的,還特地邀請你了呢,你來不來啊?”沐晴天興致勃勃的說。

“可以,我空時間出來。”秦懿柔說道。

“好啊~”

掛掉電話之後,秦懿柔突然冇有了想要努力工作的心思,心裡還在想著秦驚語。

能有一個見識自己丈夫白月光的機會,她當然不想錯過。

尤其是她分明記得秦驚語是一個麵目醜陋又腦子有點問題的姑娘,心裡又有點好奇到底是什麼地方會讓柏思鈞對她那麼著迷。

“秦總?”貝洛輕輕的喚了一聲。

“啊?”秦懿柔被叫的突然回神。

“這個檔案您還沒簽好,把後麵補一下吧。”貝洛認真的說。

“哦……好,抱歉。”

秦懿柔搖搖頭,果然想到關於柏思鈞的事,自己就有點控製不住腦子。

自從上次柏思鈞保證會對自己又應有的尊重之後,兩個人的關係確實改變了不少。

今晚……兩個人還約定好了一起回柏家吃晚飯。

這樣秦懿柔覺得自己好像真的和柏思鈞是一對恩愛的夫妻一樣。

“喝點水吧。”

貝洛端著一杯泡好的紅棗薑茶遞給秦懿柔,他清楚的記得今天是她的生理期,所以提前撤掉了咖啡。

“謝謝你……”

秦懿柔也驚訝於貝洛的細心,又喝了一小口紅棗薑茶,感覺整個胃都暖起來了。

“冇事的,你身體不舒服要不要早點回家,剩下的事情我來幫你做。”貝洛問。

“沒關係,我……我可以自己來的。”

雖然拒絕了貝洛,但秦懿柔的心裡卻非常感動。自己在職場上就是不折不扣的拚命三娘,還從來冇有一個人會給她在生理期的時候送上一杯薑茶。

敢玩了晚上的工作之後,秦懿柔又迅速的收拾好東西下車庫準備開車去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