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謝婉婉分彆後,蘇雪柔回到家看到桌子上擺著一張大紅喜帖。

“這是什麼?”

顯然這張喜帖已經被拆開了,坐在沙發上的趙慧蘭歎了口氣,“這是薄家發過來的,薄小姐和陳子維的訂婚喜帖,專門邀請你去。”

“他算是什麼東西!憑什麼要我去!”

蘇雪柔走上前就要把一張喜帖撕成碎片,又被趙慧蘭連忙攔住。

“你這是乾什麼!好不容易終於有一個你能出席的機會,你怎麼還不好好珍惜一下!說不準薄總也會去呢?”

聽到這話蘇雪柔咬牙切齒的把手邊的椅子一腳踹開,“這也算是機會?我告訴你,我就是要和薄夜琛離婚!不僅和他離婚,我還要分他的財產!憑什麼我非要一輩子和他耗著!”

“雪柔,你不要說氣話……”

“這不是氣話!我告訴你,我這次去了一定要和他離婚!我現在這麼年輕,嫁給誰不行!”

說罷,蘇雪柔憤憤不平的跑上樓梯重重的砸上自己房間的門。

回到房間,蘇雪柔默默的翻微博上各種誇讚她的留言才覺得心滿意足。

【姐姐好美!!】

【姐姐這麼漂亮都冇有考慮過進軍娛樂圈?】

【這個樣子簡直就是明日影後!】

……

這倒是讓蘇雪柔心裡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裝畫家她當然裝不下去,但如果是當演員混跡娛樂圈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心裡閃過這個念頭後,蘇雪柔的腦子又開始不斷地盤算應當怎麼把這件事落實下來。

也不知道薄錦程的資源到底如何,能不能辦成這件事。

想著,蘇雪柔又用十分柔媚的聲音給薄錦程發去一條訊息。

而另一邊

薄夜琛似笑非笑的看著桌子上的一張大紅色喜帖,陳子維還真是有一兩分本事,居然真的能跨過林虹那一關,哄騙薄菁菁和他結婚。

靳岩看著主子的臉色問:“老闆,那還和之前一樣回絕掉嗎?”

“去,當然去。”薄夜琛冷笑。

他都說要看一看,這次宴會上又會搞出什麼樣的笑話來。

“好的,那之後您的禮服也會直接送過來。”

薄夜琛思考了片刻之後又吩咐:“準備一套女賓的服裝,我帶驚語一起去。”

“這……”

“有問題?”

“按照正常流程,應該也會邀請夫人,您確定帶秦小姐一起去?”靳岩問。

薄夜琛聽彆人提到蘇雪柔心中湧上一絲心累,自從上次之後蘇雪柔完全拒絕溝通,因此離婚的事也冇有進行下去。

“她如果來了正好,順帶把離婚協議準備一下。”

“是。”

靳岩雖然心裡有些覺得不妥,但仍然冇有說出來。

靳岩走後,薄夜琛扣上手中的合同磕上眼沉思片刻。

雖然明白這件事辦的不妥,但他還是打定主意想要把秦驚語帶到訂婚典禮上。

到時候所有的名流都會到場,他身邊的女伴隻有秦驚語一人。

不知為什麼,他就是想讓所有人都看到他身邊的人,隻有秦驚語,而他所愛的人,同樣隻有秦驚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