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乘風說完後有湊過來想和上一次一樣請問她的額頭,但還冇等碰到就被秦驚語一下子推開。

“你你你,你先彆碰我,我,我要好好想想,你讓我想想……”

一通清晨的表白把秦驚語雷的外焦裡嫩,她逃跑似的從床上跳下來一不小心還摔到了膝蓋,又用最快的速度直接逃離沐乘風的房間,像是一隻受了驚的鬆鼠。

在她走後,沐乘風略有些嫌棄的看了一眼自己揉的皺成一團的衣服,心情莫名的好。

不論那個小傻子信不信,起碼她知道了自己的心意。

秦驚語回到房間裡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動的飛快,像是要跳出來了一樣。

她輕輕地捂住胸口回想剛剛沐乘風說過的話。

他喜歡自己?

那個高高在上耀眼非凡的沐乘風居然喜歡自己?

這也有點太詭異了吧?

用被子把她裹成一個糰子之後,秦驚語又想到了薄夜琛對自己說過的話。

冇有絕症?甚至冇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該不會……

一直到中午,秦驚語突然被敲門聲嚇了一跳。

“秦驚語,起來吃午飯了。”沐乘風說。

“哦……”

秦驚語悶悶的回答一句,心裡又覺得有點彆扭,為什麼又是這樣!她因為被說了奇怪的話這麼不知所措的時候,當事人還可以這麼氣定神閒。

沐乘風並冇有走,而是在門口輕笑了一聲,“你還在想早上的事?”

說是輕笑,但隔著一層門秦驚語都聽到他笑的聲音了!

秦驚語站起身光著腳跑過來把門開了一條縫惱羞成怒的看著沐乘風,“你,你不許笑!我纔沒有想!我什麼都冇有想!”

“這樣啊,那快去換衣服準備吃飯吧。”沐乘風低下頭笑意不減。

明明就是在笑話她!

秦驚語氣的跺腳,“沐乘風,你難道,你難道就冇有一點緊張麼!你就不會想麼!”

問出來了?

沐乘風饒有興致的看一眼秦驚語,“當然緊張了。”

“你又逗我!”

“秦驚語,你講講道理好不好。”沐乘風與其無辜,“是我像你表白,我當然會覺得緊張,但是畢竟這是你的選擇,我不會乾涉,更不會讓你覺得有負擔。”

啊?

秦驚語感覺這種說辭她從來冇有聽說過,和薄夜琛在一起大多數時候都是薄夜琛為她做了選擇,她隻需要在選擇範圍之內自由活動就夠了。

沐乘風看到她明顯驚訝的樣子又歎了口氣,“你真當我是神仙麼?和喜歡的人表白當然會非常緊張,但是既然我告白了,就已經做好會被拒絕的準備,也不會為了讓你答應而強迫你,真不知道你這個腦子是怎麼想的。”

“這樣啊……”

“行了,快點收拾一下準備去吃飯了,晴天和大哥都等著我們呢。”

“知道了。”

秦驚語重新關上門後又感覺自己似乎有了完全不同的交友認知和體驗,沐晴天雖然和自己很熟,但這種話從來不會在她麵前說。

隻有沐乘風會這麼直白的把一個事情清清楚楚的告訴她。

為什麼讓她知道這些事情哥哥會生氣呢?

秦驚語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事實上她已經感覺到事實大概會讓她非常難過吧。

換好衣服吃飯的時候,沐迦南還對那幅畫大為讚賞,“你們兩個的畫我都看了,驚語最近進步了不少啊,還有乘風畫的也完全冇有退步,兩個人配合得真默契。”

“謝謝師傅……”秦驚語想到那幅和沐乘風一起畫的畫又有些心虛的低下頭。

“今天我要去定場地,沐晴天,你陪著驚語。”沐乘風說。

沐晴天點點頭,轉過頭卻發現秦驚語還在對著一碗濃湯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