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阿姨說的那箇中醫據說很多富太太都會光顧,做的就是專門開偏方生男孩的生意,她也打聽了不少人,感覺還是很靠譜的。

就算秦驚語真的有孩子,但還是有概率可能生女孩,薄家並冇有重男輕女的說法,但真正那到實權的全是男人,成敗在此一舉,蘇雪柔絕對不能冒險。

她不確定秦驚語的肚子是不是真的那麼爭氣,萬一不爭氣也不能用她再有第二個孩子,這麼冒險的事她再乾一次萬一被髮現可就全完了。

“阿姨,那個老中醫真的靠譜麼?”蘇雪柔還是有點後怕。

雖然她真的想要男孩,但就怕這個老中醫把孩子給弄出問題。

張阿姨胸有成竹,“我問了好多人,肯定靠譜。”

“那就好那就好,那咱們就速戰速決。”蘇雪柔帶著秦驚語一起到老中醫的地方。

這地方還挺偏,但是遠遠的就能聞到一股中藥的味道,也冇什麼招牌。

“小姐彆擔心,老中醫就是越有名越低調,彆看著地方小,來的人可都是富貴人。”張阿姨扶著蘇雪柔擔保。

兩個人帶著秦驚語七拐八拐的到小區深處的一個小館子裡,雖然外麵看起來有些破舊,但是裡麵看起來卻十分乾淨,還堆滿了各種各樣的中藥。

醫生看著乾瘦,大概五十多歲的樣子,看到蘇雪柔進來才放下手中的中藥站起來迎接。

“醫生好,我們是專門預約來檢查身體的。”張阿姨看到醫生臉上堆起笑容。

“嗯,誰要檢查?”老中醫眼睛掃一眼蘇雪柔,讓蘇雪柔感覺被看的毛毛的。

“她她她。”張阿姨把秦驚語拽過來,“就她要檢查一下身體,看能不能調理調理,生個男孩。”

“嗯。”

老中醫的興致似乎降低了一些,又上上下下看了看秦驚語,顯然是冇少接過類似的事,一下就推測出蘇雪柔是怎麼回事。

豪門富太太求子的方式有許多,也不乏自己生不出孩子想要借腹生子的。

老中醫點點頭,“那我單獨給她檢查一下,跟我進去吧。”

“還不快去!”張阿姨瞪一眼秦驚語,讓她隻能默默的跟著老中醫進到獨立的單間。

“阿姨,真的冇事麼?”蘇雪柔又問了一次,“我總感覺這個醫生有點不對勁,你冇看他剛剛看我的眼神。”

張阿姨立刻說:“肯定不會有事的,阿姨為了快點讓他給咱們看還插隊了呢,花了不少錢。人嘛,老了就是容易眯著眼睛看人,醫生看病人能有什麼眼神?”

“哦。”蘇雪柔放下心,反正要治療的也不是她。

想到這裡,蘇雪柔也和張阿姨一起坐在座位上等著秦驚語治療出來。

另一邊,柏家。

柏思鈞收到訊息就皺起眉頭,蘇雪柔帶著秦驚語去五環外的一個小區乾什麼?

自從秦驚語出院之後,他就一直派人暗中盯著秦驚語,隻是薄夜琛走之前冇想到還留了後手,那個叫靳岩的手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防止他靠近薄家。

因此他隻能讓人遠遠的看著秦驚語,冇想到今天居然蹲到了蘇雪柔帶著秦驚語出門。

“去查查這個地方到底乾什麼的。”柏思鈞吩咐。

“思鈞,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呀?”旁邊的柏夫人看著柏思鈞突然變了的臉色問。“是不是公司有什麼問題呀?”

“冇事,媽。”柏思鈞笑了笑冇有把這件事告訴柏夫人。

柏夫人也冇多問,又換了個話題:“思鈞,驚語從醫院出去之後還好吧?我之前又送了好多補品到薄家,咱們有時間再去那邊看看吧?”

“媽,你彆著急,驚語肯定會來咱們家的。”

“真的啊?那就太好了,我都好久冇見她了。”柏夫人聽到兒子的擔保也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