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老中醫的事,薄夜琛有意想要查清楚,結果冇想到老中醫的口供和蘇雪柔如出一轍,都說是原本是要給秦驚語看腦子的。

雖然每一次秦驚語受傷都和蘇雪柔有脫不開的關係,但每一次查到的結果都是和蘇雪柔冇有一點關係。

看到這個結果,薄夜琛鬆了一口氣,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印象中那個善良的蘇雪柔最後成為殘害秦驚語的凶手,自己應該怎麼麵對這段婚姻。

最後老中醫的審判柏思鈞也瞭解一下,十年有期徒刑。

這件事他也悄悄摻和了一下,清楚這已經是老中醫能在獄中呆的最長的時間。

但他這個年紀坐牢,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柏思鈞放下了手機,十分滿意這個結果。

“兒子,有什麼好事這麼開心?”柏夫人原本還在陪著秦驚語一起玩,看著柏思鈞這麼開心的樣子又問了一句。

“是有很開心的事。”柏思鈞坐到秦驚語身邊陪著她堆樂高。

最近秦驚語一直住在柏家,感覺原本瘦下去的肉又回來了一點點,原本那種萎靡的感覺也少了一些。

“思鈞,薄總是不是又來要人了?”柏夫人憂心忡忡的問。

如果可以,柏夫人當然是希望自己家和薄家一直井水不犯河水,雖然兩家實力相當,但也冇必要非要爭個高下。

但秦驚語這件事就事論事,柏夫人都覺得讓一個小姑娘受這種委屈真是有些過了。

薄夜琛這一趟趟的過來要人,她也不能每次都是帶著秦驚語躲到彆的地方,這件事總要有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法的。

“媽,我覺得我們就把驚語接到家裡住吧。”柏思鈞說道。

柏夫人也正有此意,看著秦驚語之前被欺負的樣子,估計蘇家和薄家都不怎麼待見她。

再加上她現在癡癡傻傻的,把她要來應當也不難的,隻是冇想到薄夜琛對秦驚語這麼上心。

“聽說薄老夫人也知道這件事了,她好像對我們接走驚語也冇什麼意見。”柏夫人說,“倒是這個薄夜琛,他這時候本來應該在海市處理工程的事,結果突然回來了,不會就是因為驚語的事吧?”

“媽,他要是真的關心驚語,也不至於三番兩次的讓驚語進醫院。”柏思鈞一想起這件事就來氣,“乾脆就讓薄老夫人出麵,咱們把驚語正式接到家裡來。”

柏夫人想了想覺得自己兒子說的話也有點道理,“那我準備一下,等薄老夫人下山了就去拜訪。”

柏思鈞點點頭,又輕輕的伸手攏住秦驚語瘦小的身體。

之前因為那個人渣的事,秦驚語連續很久都很抗拒他的接觸,還好經過這幾天得調整終於和以前一樣可以和他稍微有一點親密的舉動。

“驚語,和哥哥在一起開心麼?”柏思鈞問。

秦驚語點點頭開心的笑了笑,表示自己十分開心。

“那……驚語想不想一直和哥哥在一起?”柏思鈞問,“以後就不回以前那個家了,咱們就在這裡天天堆積木好不好?”

秦驚語想了想,又緩緩的問,“夜琛……哥哥?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