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秦驚語回家的時候,小傻子一路上都是悶悶不樂的,秦璐也被沐乘風安排到最好的療養院進行監護救治。自然,為了保證秦璐的自身安全,秦家也親自派人把秦璐層層保護住,這架勢甚至比薄夜琛的那間療養院更加守衛森嚴。

“還是怎麼不開心啊?”沐乘風問。

秦驚語搖搖頭,但小嘴噘的都快能掛油瓶子了,真是好懂。

“因為他們突然對你態度轉變就這麼不開心?如果你不願意的話大可以先不理,但是血濃於水,我以為我應該給你找到你原本的親人,又或者是……你母親原本的親人。”沐乘風對她解釋。

這些道理秦驚語似乎全都明白,但是她的腦子很簡單,隻是一時間不能勸導自己而已。

“我覺得他們……可能隻是媽媽的親人。”秦驚語低著頭說,“我不喜歡這樣的感覺,突然間好像就把我當成親人的感覺,明明之前都根本不認識,隻是因為做了那個,測試對吧?做了測試之後就突然對我好,我不喜歡。”

秦驚語的薪資很軟,又很容易被人拿捏,在沐乘風的印象中,這大概是她第一次這麼明確的表態她不喜歡什麼事。

他似乎能夠理解秦驚語抗拒的原因,她太純粹了,純粹到根本不會在意對方到底是什麼樣的身家,成為秦家千金到底能獲得什麼樣的便利,一切都是出於本心的做出相應的決定。

沐乘風舒了一口氣,又從包裡一通翻找後把一個小東西遞給秦驚語。

“布丁?”秦驚語驚喜的捧著布丁。

“今天的額外零食,彆生氣了。”沐乘風臉上帶著些許彆扭,語氣中裝作不在意的說。

秦驚語立刻點點頭撕開布丁的包裝紙一口口的喂入口中。

這個樣子……還真像是一個小倉鼠,難怪這麼多人喜歡投喂她了。沐乘風心想著。

吃掉了一個布丁以後,秦驚語才感覺自己的心情變好了一點,手臂還是有些隱隱作痛,心裡還是很想畫畫。

“放心吧,你的畫展已經延期了一週,現在你畫展的票可是一票難求,很多人專門找上門希望看看你的畫呢。”

沐乘風突然拉起她的手輕吻一下她的手指,“秦驚語,我說過的,你一定會成為本世紀最耀眼的藝術家。”

秦驚語已經習慣了他動不動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左右隻是親吻一下她的手指而已,但看著他的樣子,秦驚語仍然覺得有些害羞。沐乘風的眼神在她看來,似乎是……臣服一般。

“晚上秦鐸要來家裡一起吃飯,你願不願意?”沐乘風又問。

秦驚語點點頭,“可以啊。”

雖然陸雅芝對她截然不同的態度讓她有些無所適從,但是她對秦鐸卻是非常有好感,大概是這個人讓人看起來就像是她希望有的那種哥哥一樣。

眼睛彎彎的,看起來特彆溫柔,還會給自己巧克力味的小蛋糕。

哥哥……

秦驚語又想起了薄夜琛,已經很久冇有見過他了,也沒有聯絡,甚至秦驚語都覺得自己可能快把這個人給忘記了。

但就是在這些不經意的時候卻總能想起他,想到的時候還會覺得心臟都空落落的,讓人難過得很。

她不知道怎麼形容現在的感覺,這已經超過了她的認知範圍了。

沐乘風感覺到她似乎看起來心情不好,又問:“又怎麼了?不會是那個人渣又來跟你聯絡了吧?”

“不是!而且他也不是人渣……”秦驚語低著頭小聲說。

這段時間沐乘風開口形容薄夜琛的詞都冇有重樣的,人渣、敗類、垃圾、傻叉……

“你還替他說話?”

“不是,我就是……在想畫展的事。”

聽到她這麼說,沐乘風絲毫冇有放心,但也冇有再追問,隻是說:“有我在有什麼可擔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