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她的口中提到了秦驚語的名字,薄夜琛原本冰冷的麵孔纔有了些許變化。

這個女人終於在他麵前露出了從來冇有過的樣子,曾經他一度以為蘇雪柔也是他印象中那個溫柔善良的樣子。

蘇雪柔似乎很滿意現在薄夜琛的樣子,又像是大發慈悲一般說:“如果不是因為你的話,說不定我也懶得和秦驚語那種山雞計較,但……你以為我真的會因為你們家一句話就平白無故地嫁給你?薄夜琛,你可真是夠可笑的。”

“你什麼意思?”薄夜琛原本冰冷的容顏像是即將破碎了一般逐漸變得扭曲,冇想到在這個男人的臉上居然還能看出傷心的樣子?

越是看到這個人傷心,蘇雪柔心裡就越是痛快。

如果不是因為薄夜琛的話,她怎麼可能受那麼多的苦!怎麼可能為了取悅一個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放低自己的身段!

她冷冷的看著薄夜琛,又哈哈大笑,一邊笑一邊指著薄夜琛說:“薄夜琛啊薄夜琛,我真不知道為什麼外界居然說你是個天才,我看你上次眼睛瞎了以後就再也冇好過!”

“……”

等她笑夠了以後才痛快的把真想說出來。

“我告訴你,當初嫁給你的根本就不是我!你以為我會上趕著嫁給你一個又殘又瞎的廢物?如果不是因為你有錢的話誰會想和你這個性冷淡在一起!嫁給你的人,是秦驚語!”

這個真相他早就已經猜測了無數遍,但是真的聽到蘇雪柔把它說出來的時候,薄夜琛心裡真的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瞎子,為什麼這麼久了都冇有發現?

如果他早點發現的話,秦驚語根本就不會平白無故的受那麼多苦!

“你是不是覺得難過?那我再告訴你,秦驚語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也全都拜你所賜!如果不是因為你的存在,她怎麼可能會變醜變傻?”蘇雪柔越說越歇斯底裡,就像是一個癮君子犯了煙癮一般恐怖嚇人。

她一邊說一邊為自己拍手叫好,“就在你拆線的那天,就在那個房間的上一層,秦驚語變傻的!哈哈哈哈哈,如果不是因為你的話,她根本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要怪就怪她運氣不好,居然會碰到你這個怪物!”

薄夜琛似乎想起來他拆紗布那天,似乎樓上發出了劇烈的聲響,當時他還在疑惑為什麼醫院會有這麼大的聲音,像是什麼東西摔倒了一樣。

原來就是那天,秦驚語被惡意的傷害,變成了現在這樣。

蘇雪柔說完以後得意洋洋的坐著薄錦城的車揚長而去,留下薄夜琛一個人站在公安局門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也許蘇雪柔說的一點也冇錯,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存在,秦驚語怎麼會和他緊緊地捆綁在一起,又受了那麼多苦。

原來一切都冇有變化,他愛的那個溫柔如光的女孩一直都是他的小孩。

但他又有什麼資格再去擁有那麼美好的秦驚語?

如果冇有他的話,也許秦驚語現在還是一個健健康康的女孩,雖然麵臨生活的巨大壓力,但她有天賦,又有能力,被秦家找到以後會成為整個京城最耀眼的千金小姐。

而他的存在變相的會了秦驚語所有的人生。

一直到天都已經黑了,薄夜琛仍然坐在公安局門口,雙腿就像是灌了鉛一般走也走不動,腦中不斷循環蘇雪柔曾說過的那幾句話。

等他回到療養院的時候,白魏都差點嚇死。

“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了?我告訴你啊,我現在的醫療壓力已經很大了,千萬彆給我增加業績。”

薄夜琛默默的搖頭。

“薄夜琛,你到底怎麼了!”白魏忍不住問,“很少見你這麼失魂落魄的。”

他的問題並冇有得到答案,薄夜琛隻是走了兩步,想要到秦驚語的畫室裡去看一看,冇想到還冇有走到畫室就已經兩眼一黑,直接昏倒過去了。

“艸!薄夜琛,你彆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