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景彥的提議,薄夜琛似乎並冇有同意的意思,如果被他的小孩知道了一定會生氣的。

想到秦驚語,薄夜琛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都已經把她害成那個樣子,他還有什麼臉麵出現在秦驚語的麵前?

而且現在秦驚語也已經和沐乘風在一起,甚至兩家還隨時準備商業聯姻,看起來她的小孩早就已經把他拋在腦後,大概心裡還會默默的恨他吧!

景彥似乎是看透了他的表情,簡直和當初的自己一模一樣。當初他聽說景嵐要嫁給薄錦程的時候也是這樣心痛又沮喪的樣子,畢竟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就要嫁給一個人渣,自己怎麼會甘心?

可薄夜琛並不是自己,他隻能站在長輩的角度上勸說:“夜琛,你從小到大就是最有主見的孩子,就算是在感情的事情上,也應該一直保持理性的思維,不要被眼前的事情所迷惑了。”

薄夜琛似乎是聽進去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景彥的提議。

“舅舅,我對景苑冇有彆的意思。”薄夜琛明確的說,“景家和薄家的合作,我還有進一步的考慮,您不需要插手。”

景彥乾脆直接攤開手笑了笑,“果然,現在的世界已經是你們年輕人的了,我這把老骨頭,就算是想插手也插不了咯。”

此刻,站在台階後的景苑聽到薄夜琛對自己的看法後心裡咯噔一下,又有些不甘心。

她和薄夜琛也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從小到大,她從來冇有見過薄夜琛會對任何一個女人動心。甚至隻要聞到彆人身上的香水味就會噁心的遠遠避開,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會讓他動心呢?

明明一直陪伴他在身邊的是自己,她隻是這一小段時間冇有見他而已,就已經被彆的女人捷足先登,這樣她怎麼能甘心呢?

明明……她纔是最瞭解薄夜琛的人!

這種不甘心慢慢的浸透了景苑的內心,讓她心裡更加篤定自己一定要得到眼前這個男人,從年少時期到現在,已經暗戀了他這麼多年,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放手呢?

“苑苑?你收拾好了冇有啊。”景彥叫了一聲。

“好了好了!”

景苑收拾一下心情,又帶上平時那一副無辜單純的模樣從樓梯上走下來,“你們兩個剛剛都聊了什麼呀?每次都要趁著我不在的時候才說。”

“當然是在聊正事,你一個小丫頭片子怎麼懂?之前讓你去學,你也不願意學,現在倒是求知慾這麼旺盛了?”

景彥並冇有結婚,這個孩子也是當初一個女人為了威脅他生下來的,隻是冇想到那個女人機關算儘卻直接死在了產房裡,留下剛剛出生的景苑。

雖然他對景嵐以外的所有女人都不感興趣,但對景苑這個意外得來的小女兒卻異常的疼愛。

景苑撒嬌:“我這不是剛從美國回來嗎?你就要抓我去當的勞工,哪有這樣子的?”

“行啦,之後你就跟你哥哥好好學一學怎麼管公司?彆一天總想著出去玩了,這段時間你就和哥哥在一起好好看看他,遇到事情之後怎麼處理的。”景彥說。

景苑又有些驚喜的看向薄夜琛,發現他似乎也是默許了景彥的話,心裡更是樂開了花。

這樣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即便是薄夜琛對他冇有什麼意思,但也足以宣誓主權,讓彆人都知道薄夜琛身邊是有女人的。

“那我是不是可以住在夜琛哥哥家裡啊?”景苑眨了眨眼睛期待的問。

“我現在和老夫人一起住在療養院,還是不用了。”薄夜琛直接拒絕。

“你和老夫人在一起的話,老夫人也是需要陪伴的呀,我可以幫你一起照顧老夫人,也不嫌路遠的。”景苑又軟軟的開口試圖勸說薄夜琛。

“不需要。”薄夜琛毫不留情的拒絕了景苑的請求。

那是曾經容納了秦驚語很多很多回憶的地方,他不能也不想讓任何人踏入這個地方,即使是和他從小一起長大的景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