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服蘇雪柔這件事對於景苑而言簡直再簡單不過,尤其是前幾天她還收到了謝婉婉的關係,想要想辦法除掉那個秦家剛準備認回來的小姑娘。

她又不傻,稍稍捋一捋大概就能清楚秦驚語到底在這段時間裡到底做了什麼樣的事。

冇想到一個從東城那種地方長大的女人居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俘獲了三個上流社會鼎鼎有名的青年才俊,這讓她更想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貨色。

景苑走到薄家門口的時候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精心挑選的裙子,趾高氣揚的走進去。

蘇雪柔正坐在沙發上和紅茶,看起來她在這裡過得還不錯,因為捏住了薄錦城的痛處,整個薄家的人都不敢拿這個瘋女人怎麼樣,就連林虹也拿她們母女兩個冇什麼辦法。

景苑走入薄家後直接坐在沙發上並冇有給蘇雪柔什麼眼神,臉上帶著貴族千金的清高氣質,和薄夜琛麵前就是兩幅麵孔。

“景家人?你來乾什麼?”蘇雪柔看向景苑臉色不虞,顯然已經猜到了景苑的來意,“原本以為景家人起碼清高一點,冇想到為了一個男人也也能這麼賤。”

薄家和景家的關係她自然知道,曾經薄夜琛並冇有傳出婚訊的時候,景苑就是唯一一個能夠接近薄夜琛的女人,所有人都以為薄夫人的位置非她莫屬。

景苑看著蘇雪柔的眼神也十分看不上,又壓住火氣道:“彆誤會,我隻是想跟你做個交易。”

蘇雪柔眼皮都冇有睜開,又冷笑一聲,“跟我交易?你覺得我現在還有什麼冇得到或者可失去的?”

“你要的無非是讓薄家顏麵掃地,但就算是你去大鬨秦家晚宴也並冇有什麼作用。”景苑看著她眼中帶著精明,“我有一個辦法,讓你不僅可以顏麵掃地,還可以讓那個叫秦驚語的女人成為所有人的笑柄,你難道就不想試試?”

聽到‘秦驚語’三個字,蘇雪柔瞬間眼神泛光,她現在做夢都想染秦驚語碎屍萬段,如果不是因為秦驚語,她根本就不可能變成如今這個樣子!

她又看一眼景苑,“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

景苑笑了笑,這個女人看來還不是個蠢蛋。

“我要的自然是夜琛和我在一起,隻要冇有這個女人,早晚有一天我就是薄夫人。”景苑笑著說。

蘇雪柔並冇有急著答應,反而還在靜靜的思考這件事的可行性,景苑可謂是把她摘得乾乾淨淨的,萬一有什麼問題的話……她豈不是為彆人做嫁衣?

看到她的遲疑,景苑又亮出一張牌,“我知道之前你在娛樂圈混得還不錯,其實現在你還是有一定的粉絲基礎和片約的,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會想辦法給你安排重新回到娛樂圈的機會。”

“你在說什麼?我現在在網上都被罵成什麼樣了,你居然還想讓我再回娛樂圈?”

這似乎是蘇雪柔的一大痛點,讓她一聽到就猛的彈起來大罵。

景苑攤開手,“互聯網的記憶很短的,隻要有更新奇的東西,你的事情很快就會消失掉,而且黑本來也是一種紅,隻要抓住這個機會不愁你在娛樂圈冇辦法站穩腳跟,你就不想回到曾經光鮮亮麗的樣子?”

她想,她簡直想的不能再想了。蘇雪柔做夢都能夢到自己曾經被萬人追捧的場景,明明那一切都是她的,就是因為秦驚語,現在全都冇有了!

雞血打夠了,景苑又道:“你放心,娛樂圈原本就是真真假假的,隻要你還在娛樂圈,也不愁之後再回踩秦驚語一次,這也冇什麼難的。你想想,對方越是厭惡你,你越是要出現在公眾視野中讓人不得不看,難道這就不是一個最好的報複?”

這句話讓蘇雪柔一下子被點醒了一般,現在她整日在薄家胡鬨,那些讓她變成今天這種地步的人仍然風生水起。這些人想讓她不要出去丟人現眼,她就偏要不如他們的意!

蘇雪柔看向景苑:“你想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