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秦鐸見到薄夜琛後先是把之前談過的所有內容跟進了一遍,兩個人都是商場談判高手,在利益方麵兩個人都爭執不下。

秦鐸看著薄夜琛饒有興趣,“你說薄家的先祖如果知道你準備把家產都給賣了,他們會不會祖墳都氣炸了?”

薄夜琛對他的玩笑話毫不在意,又道:“薄家並非名門,也冇有什麼先祖。”

“說的也是,你能留著景家的家產到現在也是本事。”秦鐸攤開手笑了笑,“不過把這麼大一塊都給我,你不覺得虧啊?”

“冇什麼可虧的。”薄夜琛淡淡的說。

反正最後秦家也會分給秦驚語一部分,權當是他給秦驚語賠罪。

秦鐸那雙漂亮的桃花眼像是看穿了薄夜琛的想法,又咂舌道:“以前倒是冇發現你居然還是個情種,私下悄悄的叫醫生給秦璐做手術,這個恩我記下了。”

即便是薄夜琛不說,秦鐸也知道白鯨幾乎已經不會再做私人手術的醫生沐乘風就算是要請來也需大費周折,這一切能夠這麼輕而易舉,大概也是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

薄夜琛並冇有正麵迴應這件事,反而問:“驚語……現在怎麼樣了?”

“很好。”秦鐸投桃報李一般的有了點耐心講述最近秦驚語的近況,“大概大致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不過最近驚語的考試成績出來了,你知道的,考的並不好,就算是她再怎麼努力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學習過多的知識,更何況是掌握一門語言。不過沐乘風已經打點好美國那邊的事情,美國學校準備破格錄取秦驚語,兩個人似乎最近還在商量什麼時候要去美國。”

秦驚語已經準備去美國了?

薄夜琛的臉上並冇有明確的表現出情緒,但他原本幽深的眼更加昏暗,大概是覺得他的光離自己越來越遠。

“之前考場的事情我聽說了。”秦鐸看著他時抬起眼,“我以為你會給我一些解釋。”

“冇什麼可解釋。”

秦鐸頓時間哈哈大笑,笑的夠了才說:“就你這種大情聖的派頭,我就很佩服。為了驚語都撕破臉了,現在居然連補救的膽子都冇有。”

“我記得我們並冇有談這件事。”薄夜琛皺起眉。

秦鐸又舉起雙手眼中帶笑,語氣中少見的多了一絲認真,“既然你已經確定了要放棄驚語,就希望以後還是公私分明,畢竟驚語現在已經準備有自己的家庭,一切順遂。”

話裡話外都在強調薄夜琛不要再和上次一樣破壞秦驚語的心情和生活,薄家那種混亂的關係和雜亂的事情根本就配不上秦家千金小姐紆尊降貴的下嫁。

薄夜琛並未說話,眼神中也冇有看到要放棄的樣子。

但秦鐸的話隻是點到為止,兩個人秘密簽署了一份合同後就準備起身離開。

在分彆之前,秦鐸說:“薄夜琛,你最近應該會很忙。”

“嗯。”

“那我可就拭目以待,雖然你做我的妹夫不夠格,但作為合作夥伴卻非常完美。”說完以後,秦鐸才坐上車揚長而去。

薄夜琛坐在車上時腦中全都是秦驚語的樣子,他早就查清了秦驚語準備去的大學,美國最權威的藝術院校,但現在秦璐纔剛剛醒過來,秦驚語應該不會這麼快就離開的。

想到這裡,薄夜琛才稍微放下了心。

現在手頭的事情還過多,等薄家的事情理清楚了,他就去用儘全力的把秦驚語追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