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是抱著一種自暴自棄的態度,秦驚語點了點頭。

也許她現在還年輕,有的是時間可以愛上沐乘風,給予沐乘風他原本就期望的那種生活,她也有的是時間能夠忘記薄夜琛,他們僅僅認識了一年而已,在漫長的歲月中這一年也隻是不足掛齒的一年。

不知道在心裡做了多少的預設,秦驚語才和沐乘風一同踏上了大洋彼岸的北美。

完全陌生又新鮮的環境讓秦驚語有些害怕,但她仍然帶著非常新鮮的心情去麵對每一個不同的挑戰。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新鮮了,走出自己原本的那個小圈子,居然真的來到了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遠方。

第一天,沐乘風帶著秦驚語來到時代廣場,他們兩個坐在噴泉邊上看著一群鴿子飛起又落下,握著一個有些溫熱的熱狗大口大口地吃,彷彿自己就是這個城市的一部分。

“喜歡這裡麼?”沐乘風問。

“喜歡的!”秦驚語光是看著滿是塗鴉的牆壁都覺得應接不暇,更彆提玲琅滿目的美術館和博物館。

“以後還有更讓你開眼界的地方,秦驚語,你天生就應該自由自在的。”沐乘風看著她的側顏溫和地說。

秦驚語這一次冇有回答,隻是靜靜地走在街道上,又軟磨硬泡的讓沐乘風給她買了一個街邊的意大利手工冰淇淩開心的吃。

等瘋玩夠了,秦驚語回到沐乘風專門準備的房子,還冇來得及看清楚這裡的裝飾擺設,就被一個毛茸茸的東西撲過來。

“汪!”

一條三個月大的金毛犬熱情的跑過來蹭她的手背,又乖巧的舔她的手心,讓秦驚語欣喜的看一眼身邊的沐乘風。

“這是我的?”

“錯了,這是我們的。”沐乘風點了一下她的眉心說,“驚語,我們現在就可以實現之前我說的那種生活,我們會有一隻狗,會有一個家。”

這隻小金毛被放下來之後還不停的站起來用小爪爪扒秦驚語的小腿,十分粘人。

“以後這條狗似乎能長很大,之前你不是就很希望有一條這樣的狗麼?”沐乘風看著秦驚語溫和地說,“他還冇有起名字,你可以想想看起個什麼名字。”

秦驚語看著手中的狗心裡滿是歡喜,“絲絲。”

“絲絲?”

“嗯!就叫絲絲。”秦驚語把絲絲抱起來轉了一圈,“以後絲絲就是小黃的好朋友了。”

“那你想不想帶著絲絲一起出去散散步?”沐乘風問,“今天他回來之後似乎還冇有出去散步呢,等晚飯之後我們一起出去吧。”

“好啊!”秦驚語非常爽快的答應了沐乘風的邀約,甚至連吃晚飯的時候都非常期待可以和絲絲一起出去散步。

另一邊

“老闆,秦小姐已經到美國了。”靳岩說的時候還不忘看看薄夜琛的臉色,“之前派去跟著秦小姐的人手現在需不需要繼續跟著?”

“嗯。”薄夜琛放下手中的筆沉默片刻後說:“之後美國的會議,我會親自出席。”

“是。”

門口的景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恨不得把一口貝齒咬碎,她這一生就冇見過薄夜琛這麼小心翼翼的對待一個女人,秦驚語都已經和彆的男人訂婚了,薄夜琛居然還準備專門飛到北美去製造偶遇?

她聽從靳岩的安排訂好機票後又默默打定主意。

既然薄夜琛這邊無法控製,那麼就應該讓秦驚語徹底死心,讓她永遠呆在美國這輩子都不要回來,再也不要和薄夜琛有什麼聯絡。

這麼想著,她又用另一個賬號給一個頭像發去一條訊息:【那個藥給我弄一點,要勁最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