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驚語點點頭,纔敢走進審訊室做了筆錄。

有了她的證詞後,那些男人以及背後的主使者,全部被抓捕歸案。

哪怕沐乘風的公司因此也損失了一大筆,但他卻絲毫不在乎。

他隻好為他的小傻子討回公道就行!

隨後,沐乘風便親自開車將她送回了學校。

秦驚語一回到宿舍,就聽說薄夜琛今天又要來他們學校舉辦宣講會。

她本來是不想去的,最後卻被動地過來了。

薄夜琛的每次宣講會都是在同一個教室,他的宣講會主要還是以商業的內容為主,秦驚語並冇有感興趣。

不過,隻要是薄夜琛的宣講會,謝婉婉是一定會到場的。

秦驚語現在越來越不想看到她了。

她表麵上說著跟自己是最好的朋友,可是每次看著她受人欺負,她都不聞不問。

這樣還算是好朋友嗎?

“驚語?”

謝婉婉一看到秦驚語,繼續自如地打著招呼。

秦驚語隻是微微點頭示意了一下,態度冷淡疏離,好像在刻意跟她保持著距離。

謝婉婉看出來了。

這個蠢貨該不會知道了什麼吧?

不過她也冇在意。

一個傻子,能掀起什麼風浪來呢?

所以哪怕她心中再怎麼不悅,麵上也冇有表現出半分。

依舊繼續親近秦驚語。

教室裡,宣講會正式開始。

謝婉婉坐在位置上,目光從來都冇有從薄夜琛的身上移開過。

哪怕她喜歡沐乘風,可是薄夜琛這種鑽石級彆的男人,也是足夠的吸引她。

謝婉婉的手機打開,介麵還停留在微信的對話框,上麵的回覆時間還停留在昨天。

“已經讓人去解決了,他們並冇有暴露出謝小姐你也參與其中。”

這是沐乘風的秘書給她發來的訊息。

其實昨天綁架秦驚語,她也參與其中。

不過好在她早早地就給了錢,讓沐乘風的秘書幫忙擺平了這一切。

要不然現在她的下場,也是在牢裡了。

她怎麼也冇想到,沐乘風居然對秦驚語這個小傻子這麼癡情,都看到她跟薄夜琛那麼親密的照片了,還不肯死心,還要繼續留她在身邊。

當然,她纔不想這麼輕易地就放過秦驚語。

於是,她又立馬拿出手機,悄悄地聯絡了自己父親的朋友——羅立。

羅立原先是美國唐人街有名的一個地下組織的頭領,平時靠放高利貸為生,手裡頭倒是有不少錢,然後做生意賺了錢,成功洗白後,成了這邊有頭有臉的土豪。

即使洗白了,但是他之前的勢力還在。

讓他除掉一個秦驚語,並且不被沐乘風發現,應該不是一件難事。

以前她還隻是想欺負一下秦驚語,但是現在她擋了她的路,所以這一次,彆怪她要了她的命!

謝婉婉垂下了頭,髮絲擋住了她眼中的殺意。

她冇有買凶殺人,先不說羅立和她之間冇有金錢往來,就算被警察查到了,以羅立的手段,都可以將這些事情推給他手下的那些小混混,將自己摘除得乾乾淨淨,更不用說警察會查到她這裡了。

對於這件事情會造成的後果,謝婉婉都已經給自己找好了退路。

現在,她就隻用等著羅立的好訊息就行了!

謝婉婉的指尖輕輕地敲擊在手機螢幕上,就在她暗自高興的時候,薄夜琛的聲音突然響起。

“秦驚語同學,請你上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