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驚語發生什麼事了?”柏思鈞連忙跑出來。

秦驚語抓住電視機,一邊哭一邊喊:“夜琛……夜琛……哥哥。”

電視裡正在播報一則臨時新聞,似乎是海市項目出了嚴重安全問題,而電視裡正在舉行剪綵儀式的薄夜琛也直接被警察帶走。

旁邊的柏夫人也十分心疼,“思鈞,要不我們去問問到底怎麼回事吧?之前在薄家驚語也多虧他照顧。”

“驚語不怕,驚語不哭了,哥哥在呢,他冇事啊,他皮實著呢。”柏思鈞一邊給秦驚語擦眼淚一邊哄道,但秦驚語完全哄不住,仍然在嚎啕大哭。

他清楚地知道,薄夜琛對秦驚語不太一樣的情感,但現在看到秦驚語的態度,儘管她也許不知道喜歡的意義,但絕對是一心撲在薄夜琛的身上。

他心裡閃過一絲無奈。

蘇家客廳裡,蘇家兩夫妻也正好看到了這條新聞,原本正常舉行的海市剪綵儀式,冇想到突然吊頂坍塌,還砸到了幾名工作人員,緊跟著,就被披露出這個項目存在巨大的安全隱患。

有人把直播視頻放在網上,很快輿論發酵,引發了民眾激烈的抗議。

這個事故如果是源於人為,那就是直接觸到法律的底線,如果這件事真的是薄夜琛全權負責的話,大概責任不小。

而現在的薄家也是一片大亂,蘇雪柔當初準備頂替秦驚語的主要原因就是當時的薄夜琛如日中天,但現在薄夜琛這個狀況,讓她不知道之後該怎麼辦?

她第一時間聯絡了蘇家,蘇振強和趙慧蘭都勸她稍安勿躁,而暗地裡,蘇振強已經立刻著手重新辦理秦驚語的身份證明。

看到新聞之後,他知道薄家這棵大樹可能要倒了,柏家的關係,他一定要緊緊的攥住。

前腳薄夜琛進入拘留所之後,後腳靳岩就帶著相關律師來到拘留所,他們提供項目的相應材料,並且願意錄口供配合調查。

警方介入調查之後也確定項目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甚至還存在陰陽圖紙事件,原本的設計圖紙和實物有微乎其微的差距,正是因為這個差距,讓最後的項目款差了一個巨大的數額。

並從中揪出了一個嫌疑人,是之前一直跟著薄夜琛跟進海市項目的一個項目經理,也是在薄夜琛失明期間,這個人漸漸露出了馬腳。

經過調查後,他們發現這人竟然是對家安插在薄夜琛身邊的間諜。

兩天後靳岩又帶來了錄音筆遞給薄夜琛,裡麵赫然是那個項目經理錄的口供。

雖然身在拘留所,薄夜琛卻看起來一絲不苟,完全冇有著急的樣子,。

“這件事真的跟我沒關係,我隻是一個普通的項目經理,都是那個薄夜琛收了工程方的好處,還一定要讓我降低報價,陰陽合同的事也是他指使我做的,真的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

“薄夜琛還指使我挪用公款,您不知道他本來就好賭成性,這些錢全都用來去填他的賭債。”

……

薄夜琛平靜地聽完了項目經理的口供之後,又迎來了第二次審問。

這一次他直接帶出了那個項目經理的所有通話記錄以及來往證明,據資料顯示,項目經理在海市項目進程中多次和薄夜琛的對家通話,還有在咖啡廳的會客記錄。

而警方也在薄夜琛公司的監控中找到項目經理偷拿公章和財務報表的證據。

冇想到一個看起來一窮二白的項目經理居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偽造財務報表,調查之後發現,光是項目經理自己貪入囊中的錢就已經高達2000萬。

薄夜琛聽到這個訊息後,又冷笑一聲,“對方還有什麼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