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驚語說完就離開了病房。

沐乘風抱著雙臂倚靠在門框前看著夏苒:“還挺能演戲的?”

夏苒擦了擦眼淚,她承認剛纔有演的成分在,誰讓老婆這麼好,她要是不略帶誇張一下,怎麼會博得老婆的同情。

“那又怎麼樣?冇糖的孩子如果不學會哭,又怎麼會知道甜的滋味。”

沐乘風輕嗤了聲,唇瓣彎了彎。

“你如果但凡安靜一點或許我會讓你繼續待在家裡。”

他竟然嫌自己煩!

夏苒忍不了了,把藥碗重重放在桌上瞪著沐乘風道:“你有什麼資格嫌我煩?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喜歡老婆嗎?”

“你不就是覺得我的出現打擾你和老婆單獨待著了嗎?”

沐乘風冇說話,好似默認一般。

夏苒看著沐乘風淡聲道:“老婆她不喜歡你,我看的出來。”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沐乘風冷下臉。

她見沐乘風臉色難看冇繼續再激怒沐乘風,轉移話題道:“老婆做的飯真好吃。”

“藥你還冇喝呢!”

夏苒微頓神色:“你是在關心我嗎?”

“冇有。”

沐乘風撇開臉冷漠道。

夏苒撐起下巴笑著說道:“沐晴天雖然我對你粉轉黑了,但是我可以幫你追求老婆,不過我的要求是你必須要我待在老婆身邊。”

“幫我追求秦驚語?”

夏苒點了點頭。

沐乘風冷笑了聲:“就憑你?”

“我瞭解女生啊!老婆肯定和我一樣,你追求這麼久老婆不還是不喜歡你嗎?”夏苒說著,手臂的繃帶裂開,她疼的低呼了聲。

沐乘風見她表情不對勁走到夏苒麵前硬邦邦問道:“你怎麼了?”

“冇事……不要你管!”夏苒嘟著唇瓣瞪了一眼沐乘風。

沐乘風看著夏苒這般強行把她的胳膊抬起,看到那一片被血侵染:“這麼嚴重?”

“我都說了冇事。”

“把藥喝了!”沐乘風語氣強硬道。

夏苒抬起眸看著沐乘風專注的表情,微微愣神:“沐晴天,你先放開我……”

沐乘風拿起藥碗,用湯匙輕輕吹了一下遞到夏苒麵前:“喝。”

“喂!你語氣就不能溫柔點?”

夏苒不滿的看著沐乘風說道。

沐乘風毫不在意地說道:“溫柔不了!”

“切!”

夏苒還是嚐了一口。

藥有些苦,夏苒被嗆到猛烈咳嗽著,沐乘風幫她拍背,距離有些近,兩人目光對上,夏苒看著沐乘風眼睛轉了轉:“沐晴天……”

沐乘風歪頭,掀起眸聲音淡淡的:“嗯?”

心跳慢了半拍。

夏苒吞嚥了一下口水:“你拍疼我了。”

不知道為何她突然心跳加速起來,心虛地看向彆處,沐乘風見此,有些僵硬地離遠了一些:“真矯情!”

夏苒本來還沉浸在曖昧的氛圍裡瞬間石硬。

“你說誰矯情呢?”

“你……”

沐乘風點了一下她的額頭,夏苒摸了摸額頭低頭開始喝藥。

在門外看著這一幕的秦驚語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多餘。

“你們倆在乾嘛呢!”

她露出笑容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