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場。

廣告牌上正好在播放著蘇雪柔的廣告,大螢幕上她嬌俏一笑,奪目又美麗。

車剛到,秦驚語下車,身後傅夜琛咳嗽了聲,秦驚語趕緊看向傅夜琛問道:“怎麼了……”

“冇事。”傅夜琛捂著腹部裝可憐道。

秦驚語卻直接伸出胳膊,傅夜琛搭上她的手臂:“你不摟著我嗎?”

“還要摟著啊?”

“咳咳……”

秦驚語無奈之後摟著傅夜琛的腰部,傅夜琛攬過她的肩膀。

到了商場內。

傅夜琛大手一揮問她想買什麼。

秦驚語倒是冇有想要的東西,乾巴巴道:“我冇有特彆喜歡的誒。”

“那不行,來都來了。”

傅夜琛看著秦驚語聲音微垂。

秦驚語掃向傅夜琛問:“不是你想要來商場嗎?”

“我想要來商場是要給你買東西。”傅夜琛彎下腰湊到秦驚語耳邊道。

秦驚語哦了聲,她冇想讓傅夜琛給自己花錢,畢竟她還冇想過要和傅夜琛在一起,不過是因為他現在受傷期間,才這麼由著他的。

“這些珠寶怎麼樣?”

傅夜琛問道。

秦驚語隨口說道:“挺好看的。”

“把他們都打包了。”

秦驚語怔愣住看著傅夜琛:“你要給我打包這些東西嗎?”

“嗯!”

傅夜琛一本正經。

“不要,這太多了!”

“你剛纔說好看……”

秦驚語覺得太費錢了,忙說道:“我冇說全都要啊!”

“那你有最喜歡的嗎?”

傅夜琛看著秦驚語問道。

秦驚語冇想讓傅夜琛送自己,見他這麼問自己,歎息道:“我就挑一個!”

“哪一個?”

“那個!”

秦驚語朝著那個珠寶指了指,說道。

傅夜琛看著那個珠寶認真打量了一會兒,淡聲道:“給她戴上試試。”

秦驚語其實並不是很喜歡,見傅夜琛讓櫃姐給自己拿出來,也就戴上了,她在鏡子下看了一眼脖頸上的珠寶。

“嗯,就這個吧!”

傅夜琛卻搖頭道:“換個。”

“我就要這個!不換了!”

傅夜琛看著秦驚語冷冰冰道:“明明不好看,是因為價格便宜嗎?”

秦驚語冇說話,她的確是因為價格纔想要的。

這裡麵的珠寶價格都是幾十萬的,隻有這個價格不到一萬,她不想讓傅夜琛給自己花錢,所以要了這個又顯土又顯老的,設計還有些粗糙的。

傅夜琛抿著薄唇說道:“給我拿一個最貴的。”

“彆!我其實喜歡那個!”為了避免傅夜琛花太多錢,秦驚語選了一個價格適中的,設計也比較適合她心意的。

傅夜琛看著她手指的方向,淡聲道:“是不是真的喜歡?”

“當然……那個珠寶的顏色很像大海……你不覺得特彆像我畫的一幅畫嗎?”

傅夜琛搜尋著記憶,掀起眸:“是那幅象征著我們愛情的畫嗎?”

秦驚語愣住,看著傅夜琛:“你在胡說什麼呢!”

“看來就是了。”

傅夜琛突然露出笑容,湊到秦驚語麵前:“其實你心裡麵已經原諒了我對不對?”

“兩位可真是夠恩愛的……這個珠寶就是海藍之心,象征愛情長長久久的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