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那個項目經理已經被捕入獄,還麵臨近5000萬的賠償款。但是之後就什麼都查不到了。”靳岩默默的說。

“嗯。”

看來對方是準備放棄這條線了。

是個人都明白,一個小小的項目經理怎麼會有偷天換日的能力,直接將2000萬收入囊中,但因為證據不足,這件事也隻是以項目經理入獄作為結尾。

“老闆,我們還要繼續查下去嗎?”靳岩又問。

“不查了。”

他在海市的動作已然打草驚蛇,大概對方也不會給他機會,讓他順藤摸瓜的查到真相。

不過也好,海市的項目總算有了一個說得過去的結尾。

薄夜琛感覺心中一直緊繃的那條線終於可以鬆開,而薄少洗脫罪名的訊息也通過新聞報道公佈。

“儘快定回去的機票。”薄夜琛吩咐。

好想知道那個小姑娘現在怎麼樣了,這段時間冇有見麵讓他異常的思念秦驚語。

想到不久之後就可以看到秦驚語,薄夜琛原本凝重的心情就好了幾分。

柏家。

“驚語過來吃點東西吧,哥哥給你買了,你最喜歡吃的小蛋糕。”柏思鈞帶著小蛋糕送到秦驚語麵前,但秦驚語卻看也不看一眼,一整天都守在電視前看著直播新聞。

薄夜琛的事情已經過去很多天,但這個小姑娘自從上一次在電視中看到薄夜琛後,就一天一直守在電視前。

柏思鈞當然知道她在等什麼,她在等在電視中可以再次看到薄夜琛。

最近一段時間秦驚語經常茶飯不思,有時候就連她最喜歡的小蛋糕都會忘記。

秦驚語越是對薄夜琛這麼上心,越是容易觸到柏思鈞嫉妒的心理。

他看著秦驚語的樣子,又問旁邊的傭人:“今天小姐有冇有吃東西?”

“少爺,今天小姐吃的很少,吃完就一直在電視前呆著。”

此時的柏思鈞已經知道薄夜琛脫離危險,但不知道由於什麼樣的惡意心理,他根本就不想讓秦驚語知道。

“驚語聽哥哥的話,先吃點東西好不好?哥哥明天帶你去遊樂場玩。”柏思鈞溫柔的哄。

秦驚語呆呆的眨眨眼睛看向柏思鈞,“那夜琛哥哥呢?夜琛……哥哥……回來。”

聽到秦驚語的話後,柏思鈞感覺自己無法忍受住心中的妒火,他喜歡秦驚語,希望秦驚語滿眼都是他的影子,但現在他卻知道秦驚語心中對於薄夜琛的依賴超乎他的想象。

明明是一個那麼冷漠卑劣的人,甚至還冇有處理好自己的家庭關係,三心二意還無法保護秦驚語。

這樣的人怎麼配得到秦驚語的喜歡?

明明他可以給予秦驚語更好的未來,不論是婚姻健康還是生活都是如此。

柏思鈞突然用一雙有力的手拉住秦驚語的肩膀,讓她被迫和自己對視。

“驚語,你知不知道你的夜琛哥哥就是一個罪犯!他做了壞事,一輩子都隻能在監獄裡呆著,永遠都出不來。”

“不是!夜琛哥哥!好人!”秦驚語慌亂地用她能組織起來的語言儘力的解釋。似乎是害怕柏思鈞不懂她的意思一樣,一雙小手還在無助地擺弄。

“驚語,他到底有什麼好?我對你不好嗎?”

秦驚語不理解柏思鈞的問題又點點頭,“哥哥……好。”

“那我好的話,你喜不喜歡我?”

“疼……”秦驚語小聲的控訴柏思鈞的手把自己的肩膀捏疼了。

“抱歉,驚語,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和薄夜琛一定要選一個的話,你更喜歡誰?”

秦驚語歪過頭,思考了一下之後笑著回答:“夜琛哥哥。”

這個回答讓柏思鈞怒火中燒,他直接把秦驚語撲倒在地毯上想要親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