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他從來冇有對秦驚語做過什麼非常親密的事情,也不會逼迫秦驚語做他不喜歡的事。

現在他感覺自己已經控製不住,他希望秦驚語知道自己對他的心意,讓她對自己也另眼相看。

“思鈞,你在做什麼?”柏夫人的話打斷了他原本的動作。

秦驚語被放開之後,立刻逃脫開躲到一個小小的角落裡,一臉驚恐的看著柏思鈞。

看著她的樣子,柏思鈞又覺得自己有些無力,隻能歎了口氣,對秦驚語說:“對不起,驚語。”

三天後,到了飯點,本應該出現的秦驚語卻突然不見了。

“夫人,小姐怎麼不在屋裡?我出去找找。”一個傭人過來說道。

柏夫人看著自己手中的紅茶思考了片刻之後又製止,“冇事,驚語大概自己出去玩了,不用去找。”

“好的,夫人。”

女傭離開之後,柏夫人又放下自己手中的骨瓷茶杯微微歎了一口氣。她清楚地知道秦驚語去了哪裡。

自從上次柏思鈞和秦驚語的事情被她製止後,她就在思考接下來的對策。

但讓她冇想到的是,秦驚語因為上一次受到驚嚇,也默默的遠離柏思鈞。

她雖然癡傻,但是心思非常纖細,很容易就會受到驚嚇,像是一個脆弱的小動物一樣被傷害一次之後就再也不敢露出自己的小爪子。

之前她就經常在院子裡跑來跑去的,還經常會接近門禁的地方。

今天柏思鈞並不在家,她大概悄悄的跑出去了。

對於這件事柏夫人假裝不知道,想到現在柏思鈞的狀態,如果秦驚語能遠離他,或許對雙方都是一件好事。

柏思鈞從小就是天之驕子,受眾人追捧,他想要的東西都可以輕易的得到,而對待所有他有興趣的事物也非常倔強,從來不會輕而易舉的放棄。

原本以為他會一生順遂地走下去,冇想到中間卻出現了一個秦驚語打破他現在的所有生活。

柏夫人想到這件事就有些頭疼,又拿起電話催促蘇振強儘快準備好材料辦理戶口手續。

秦驚語之前就發現院子裡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狗洞,今天看著柏思鈞離開後才悄悄的跑出來從狗洞裡鑽出去。

她不認識路,隻能勇往直前的往前走,柏家和薄家也有些距離,她現在住的地方靠近市區,而薄家卻住在半山彆墅。

她跑出來之後順著大路進了市區,直接跑錯了方向。一直到到了市區之後才遇到一個好心片警覺得她有些奇怪把她攔住。

秦驚語不知道她要去什麼地方,隻能模糊不清的說:“山,大房子。”

秦驚語身上的衣服,看起來就不是便宜貨,片警立刻就聯想到也許是半山彆墅區的孩子跑丟了。

去到半山彆墅,大概車程要一個半小時左右,片警把秦驚語送上公交車又囑咐司機在最後一站讓她下車。

秦驚語到達最後一站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但公交站離薄家還有一些距離,她隻能一點點的摸索著去尋找她認為正確的方向。

山路崎嶇,她往上走的時候不小心就從台階下跌倒,手肘和膝蓋都被摔得皮開肉綻。

秦驚語十分委屈的自己呼氣又不停的往上走。

薄夜琛原本下飛機後,身體疲憊不已在車上閉目養神,突然間車子猛的一刹車讓他直接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