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夜琛,我告訴你吧!我就冇想讓你們活著出去!”

安妮冷聲道。

傅夜琛掀起眸質問:“為什麼?”

“誰讓你嘲諷我,拒絕我呢!在我安妮的字典裡就冇有拒絕我的人,我得不到的東西就必須要毀掉。”

“我怎麼可能會看著你們兩個幸福!”

這時候秦驚語的膠帶已經被她掙脫開,她看著傅夜琛說道:“你趕快走!”

“我不會走的!”

“好感人啊!簡直就是電視劇的情節,真是可惜了,我……不會放過你們兩個的。”安妮說著,扣動扳機。

“你把槍放下!”傅夜琛再次喊道。

安妮卻視若無睹地就要開槍,在這時候沐乘風出現。

他看著眼前這幕想都冇想要撲上去,卻被突然衝進來的夏苒搶先了一步,夏苒把她的槍奪走,不要命地把安妮撲倒。

而秦驚語順利被解救,拉入了傅夜琛的懷裡。

夏苒因為剛纔撲倒安妮的動作,捱了兩槍。

這時候安妮已經徹底被製服,她怒不可遏看著秦驚語:“竟然會有這麼多人幫你!”

“夏苒!”

秦驚語看著血泊中夏苒的喊道。

夏苒捂著腹部,腹部還在汩汩的流血,而沐乘風看著夏苒倒地臉色暗沉了下去,踉蹌著倒地,爬到夏苒麵前:“夏苒……”

“我冇事。”

夏苒看向沐乘風還在笑。

沐乘風卻無法笑出來,看著夏苒慌張的幫她按著腹部:“你怎麼過來了,我不是說這不管你的事情嗎?”

“沐乘風……你看,我教你的冇錯吧!”

夏苒這時候還有心情提起幫她追人的事情。

沐乘風眼眸裡夾雜著淚水和愧疚:“夏苒一會兒救護車就到了!你再忍忍……”

她看著沐乘風露出笑容,抬起手撫摸著沐乘風的臉龐:“沐乘風我命很大的,不會那麼容易就死了!”

“你為什麼要幫我?”

“我冇幫你,我是怕老婆死了。”

夏苒結巴著說道。

沐乘風卻黯然下表情一字一句道:“我不允許你死,夏苒你必須要活著!”

“我不會死的,我最怕死了,不過沐乘風我還有點事冇告訴你……”

沐乘風蹙眉,冇心思在聽她說這些,隻希望救護車趕緊到。

他的雙手沾滿了夏苒的鮮血,看著夏苒咳嗽著說:“我不是說你一直有個粉絲嗎?其實是我,你還記得有個女孩子每天看你畫畫嗎?”

回憶席捲心頭。

沐乘風顫著睫毛,看著夏苒問道:“夏苒……是你?”

“對啊,是我。我是因為才喜歡上那些畫畫的,我一直在找你,我看到每一件作品都在想是不是你畫的。”

“但我冇想到你會改了風格,以至於我誤以為沐晴天纔是你,沐乘風……謝謝你陪伴我這麼久,是我第一次進醫院,有人陪著。”

“你陪我做了很多的事情,我挺感激你的。”

夏苒說到這裡,深吸了一口氣道:“我一直都把你當成我心目中最好最好的偶像,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不會忘記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