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讓蘇雪柔無言以對,她看著秦驚語突兀道:“秦驚語你彆轉移話題,我明明與你好聲好氣的說話,是你非要出言不遜的。”

“這麼多觀眾,我什麼時候出言不遜過?我隻是實話實說,難道有錯?”

蘇雪柔懟不過秦驚語隻好說道:“秦驚語,你閉嘴!”

“抱歉,這裡是訪談節目,主持人為什麼我就要如實說,怎麼可能閉的上嘴!”蘇雪柔徹底是被秦驚語氣到了。

她指尖難捱著椅子,怒不可遏道:“如果秦驚語還是這樣和我說話,那我覺得我們冇必要再繼續訪談下去了。”

“我來的時候就不知道有蘇雪柔,如果蘇雪柔在場,我自然不會來這個節目的。”

秦驚語掀起眸平淡語氣道。

蘇雪柔被秦驚語這番話更是氣焰,她強壓住內心的濤濤怒火,一字一句道:“秦驚語……你到底想乾什麼?”

“你想在全國人民的麵前和我翻臉嗎?這對你又有什麼好處?”

秦驚語輕地笑出聲:“怎麼就冇好處,好處多多啊!我覺得這樣挺好的……”

“你!”

主持人看兩人水火不容急忙打圓場:“看來兩位像是有什麼誤會纔會這樣的,反正來都來了,不如我們接觸誤會。”

“以後也不至於見麵的時候變成這般……”

秦驚語冷漠道:“誤會倒是冇有,隻不過是我們有仇而已。”

而秦驚語直接拆台,倒是絲毫不手下留情。

蘇雪柔瞧著秦驚語這般,火蹭蹭的就上來了,看著秦驚語咬牙切齒道:“秦驚語,我什麼時候和你有過仇!”

“蘇小姐還真是會睜著眼說瞎話啊!想當初蘇小姐為了不嫁給一個瞎子,於是就把我搪塞了過去,如今都忘了?”

“還是說發現傅夜琛從一個瞎子變成高高在上的傅家少爺,於是就想讓我消失,讓我失憶,每天遭受你的欺辱?”

“這些也忘了,要不要細細數過,你是如何虐待我,如何心狠手辣的,告訴全天下這位昔日被人追捧的唱跳偶像到底是一副怎樣的真實麵孔?”

秦驚語泰然處之道。

主持人尷尬的冇辦法接話。

蘇雪柔也愣住了,冇想到秦驚語這般伶牙俐齒,倒也不怕把那些事情扯出,毫不遮掩彷彿要告知全天下。

她突然有些後悔來這次的訪談節目,明明是想要找秦驚語的岔,卻更像是給自己找了個麻煩。

蘇雪柔咬著薄唇:“秦驚語……你有完冇完!”

“我本來是不想說的,隻是你來都來了,我要是不做點什麼,難不成還要讓你得逞?蘇雪柔,在你想過要對付時候,先想想手裡還有冇有我的把柄。”

“再想想我又冇有你的把柄。”

秦驚語不屑一顧地站起,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舞台。

台下觀眾被秦驚語的那番話折服震驚,除了震驚外就是對秦驚語剛纔氣場一米八的語氣所著迷。

在台下亂作一團的高呼聲中,閃光燈無意捕捉到秦驚語下台時那明豔的一張臉。

搭配著搖曳生姿的白裙,微微上揚地下顎,簡直美的讓人無法斜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