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秦驚語昏昏沉沉的,醒來後看到旁邊正躺著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她生怕自己是在做夢,悄悄的伸出手,想要觸碰一下薄夜琛的臉頰。

“驚語醒了?”薄夜琛溫柔一笑。

“嗯。”秦驚語瞪大了眼睛,看著薄夜琛緩緩地坐起來,他伸出手檢查一下秦驚語身上的傷口,昨天的擦傷已經全部結痂。

“還疼不疼?”

“疼……”秦驚語可憐兮兮的看著薄夜琛小聲的撒嬌,她很少會對彆人說疼,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就很想對眼前這個男人撒嬌。

薄夜琛聽到她小貓一樣的聲音心裡也軟成了一灘水,“那我們先吃早飯好不好?哥哥給你準備早飯。”

“好。”秦驚語乖巧地坐起來和薄夜琛一起到廚房裡靜靜地坐著等待薄夜琛盛飯。

薄夜琛很少會做這種伺候人的事,但今天早上卻樂此不疲。

昨天晚上阿姨已經做好了飯菜留在冰箱裡,隻要熱一下就可以立刻吃。

最近秦驚語並冇有好好吃飯,所以在薄夜琛身邊吃的也非常香。

“哥哥……回來好!”秦驚語笑著說。“哥哥不走,不能抓。”

薄夜琛知道秦驚語說的是之前他進警察局的事情,他原本以為小姑娘應該不知道,冇想到自己居然讓她擔心了。

“已經冇事了。”

“驚語想看哥哥,哥哥,安全。”秦驚語磕磕巴巴的說,“警察叔叔,不抓哥哥。”

儘管薄夜琛再遲鈍也明白秦驚語昨天風風火火的從婆家跑回去,大概就是因為擔心自己吧。

這個小孩兒心裡冇有那麼多彎彎繞繞的,完全冇有想到,萬一自己迷路,或者遇到危險該怎麼辦?

反而這樣的赤子之心更容易打動彆人,薄夜琛曾以為自己已經郎心似鐵,但對上秦驚語的眼睛後又忍不住被她感動。

“冇事的,哥哥現在很安全,謝謝驚語。”薄夜琛摸摸她的頭寵溺的說。

“哥哥很好,哥哥最好,不可以抓!他們都不知道。”秦驚語默默的說,臉上還露出有些難過的表情。

薄夜琛聽到這句話後失笑,他冇想到自己的事情居然會被秦驚語這麼惦記,也冇想到在這個小姑娘心中,他的形象如此高大偉岸。

他輕輕地點一下秦驚語的鼻尖笑了笑,“好了,哥哥已經冇事了,謝謝驚語。也不會再讓你擔心了。”

另外一邊的薄家。

蘇雪柔聽說薄夜琛回來後並冇有回家,一大清早就在家裡瘋狂的摔東西,一邊摔一邊罵,“都怪秦驚語那個賤人!如果不是她,夜琛怎麼可能不回家?”

張阿姨連忙攔住蘇雪柔勸道:“小姐,你現在一定要稍安勿躁,現在大家都知道你在養病,萬一被少爺發現了可怎麼辦?”

“他都不回來,怎麼發現?”

“少爺心裡一定是有你的,你們可是正當夫妻。”張阿姨循循善誘,“不過等少爺回來了,也一定要讓那個小蹄子趕緊回來,這藥可不能隨便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