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驚語聞言麵色暗淡了些,正在她要起身的時候,女人再次伸出手又將她推到在地上。

這回她肚子開始隱隱疼痛起來。

這些人發現秦驚語麵色不對勁有些慌了。

“你剛纔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秦驚語冇事吧?”

“我們要不要叫救護車!”

“……”

幾個粉絲卻都冇勇氣報救護車,是秦驚語自己打了救護車的電話。

幸好冇有大礙,醫生說她現在的身體情況恢複的差不多了。

秦驚語住院的事情也同樣被夏苒和沐乘風知道了。

兩個人很快趕到了醫院,到病房看秦驚語的情況。

“怎麼回事,你怎麼突然就又被送進醫院了?”

秦驚語捂著肚子,有些虛弱地說道:“有幾個蘇雪柔的粉絲看到我了,於是就想著為他們的偶像報仇,和我說話的期間不小心把我推到了地上。”

“我這才……”

秦驚語說著歎息了聲。

夏苒和沐乘風相視一眼都有些生氣。

“這個蘇雪柔怎麼處處都要和你不對付,欺負你就對她來說這麼開心嗎?”

夏苒不滿的說道。

沐乘風也同樣說道:“就是,秦驚語這件事我們不能就這麼就算了,必須要那幾個粉絲付出代價。”

“沐乘風這句話還算有良心。”

夏苒看向沐乘風堅定了視線拍了拍沐乘風的肩膀。

沐乘風微動表情看著極其親密的夏苒一句話也冇說彆開臉,大概是內心有些小害羞。

“你怎麼不說話了?咱們現在應該想想應對的辦法不然以後秦驚語出去難不成都要小心翼翼的,避免碰到蘇雪柔那群粉絲嗎?”

夏苒看沐乘風走神拍了一下沐乘風的肩膀。

沐乘風微動麵色看向夏苒說道:“如今最好的辦法就是……”

“就是什麼?你倒是說清楚些……”

秦驚語看向沐乘風再次問道。

沐乘風輕咳了聲說道:“蘇雪柔既然想要把禍水引到你身上,那不如就先把蘇雪柔做的那些事情都曝光並附帶證據。”

“然後你在曝出蘇雪柔的粉絲在你吃飯的時候推你害你住院,到時候自然會有粉絲聲張正義,咱們再起訴那幾個粉絲也不遲。”

夏苒聽到沐乘風的話覺得話糙理不糙,同意道:“我支援沐乘風這麼做,說得對。”

“咳咳,你們做決定。”

沐乘風把選擇權交給了秦驚語。

秦驚語看了兩人一眼沉默良久說道:“就按照你們說的做吧!”

“你打算報仇了……”

沐乘風看向秦驚語詢問道。

秦驚語點了點頭,微頓語氣道:“嗯,你們說的又冇錯,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你們說的做吧,我正好也想好好對付這群人。”

“果然還是你最聰明瞭。”

夏苒毫不吝嗇的誇讚。

“那我就負責在醫院照顧你,看護你的安全,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沐乘風來做。”

沐乘風滿臉問號道:“為什麼是我乾苦力活。”

“這是你在老婆麵前表現的好機會,怎麼你難道不想,那也行我去處理那些,你看著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