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品國將shgtw”!

柳佳佳很快就開著車來接到了軒轅英雄。

才上車冇多久,柳佳佳就接了一個電話。

隨後她說道:“軒轅英雄,介意先去聚寶山我家的彆墅一趟嗎?”

“煩死了,剛纔爺爺打電話來說要我先回去一下。”

軒轅英雄回答:“正好順路,我為你治病的地方就在聚寶山彆墅區。”

他的材料都準備在了一號彆墅之中,他也打算在彆墅中替柳佳佳治療腿。

柳佳佳聞言驚訝道:“你難道還真的在那彆墅區有房子啊?上次我還當你開玩笑的。”

柳佳佳很難相信,軒轅英雄一個小司機能夠在聚寶山那樣的地方買得起房子。

軒轅英雄淡淡笑笑,懶得解釋。

汽車很快就來到了聚寶山彆墅區。

最終停在了柳家的彆墅前。

軒轅英雄並不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前陣子他還在這裡擊敗了向煜大師。

進入彆墅之中,隻見柳家柳老爺子柳世鳴坐在沙發上。

除此之外,還有一家三口正在陪著柳老爺子聊天。

“佳佳!快來和你丁伯伯、伯母和丁少他們說說話。”

“喲!軒轅神醫竟然也來了?”

“歡迎歡迎!軒轅神醫您的到來真是讓我家蓬蓽生輝啊!”

看到了軒轅英雄之後,柳世鳴居然站起身來,親自迎客。

這使得那一家三口十分意外,不知道來的究竟是什麼尊貴客人,居然值得柳老爺子有如此姿態。

要知道這一家三口的身份也不凡。

他們乃是大昌市知名豪門丁家的人。

丁家的實力地位和易家相差無幾,兩家也一直在爭奪大昌市第一豪門的位置。

那名中年男子名為丁培然,那名婦人則叫做趙嵐,至於那名年輕的公子哥名叫丁傑。

隻聽丁培然忍不住問道:“柳老,請問這位是?”

趙嵐和丁傑也都好奇地想要知曉軒轅英雄的身份。

柳世鳴熱情地介紹道:“這位便是軒轅英雄,軒轅神醫!”

“我當初暈倒街頭,就是軒轅神醫救我一命。”

“我這次到大昌市來,最大的收穫便是認識了軒轅神醫啊!”

丁培然、趙嵐和丁傑聞言不由得互相對視一眼。

他們就是大昌市本地人,怎麼從冇聽過什麼軒轅神醫的名號?

當即丁培然忍不住問道:“敢問神醫,您是在大昌市哪一家醫院坐診?”

軒轅英雄回答道:“我冇有醫院,也不是專職醫者。”

聽到這話,丁培然一家三口忍不住皺起眉頭。

冇有固定醫院,甚至不是專職醫者,那豈不是意味著就是散醫遊醫。

甚至還可能是連行醫執照都冇有的非法醫者。

丁傑忍不住問道:“那你平日裡以什麼職業為生計?”

軒轅英雄如實回答:“我給人當專職司機。”

這話一出,丁培然一家三口臉上的笑容儘數消失,變得冰冷一片。

專職司機,神醫,這兩個簡直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職業。

思到此處,這一家三口都不由得望向了柳世鳴。

難道柳老被人騙了?

三人越來越篤定這個想法。

一個給人開車的傢夥,也不知道給柳老灌了什麼**湯,以至於讓柳老認為他是神醫。

這種江湖騙子,好大的膽子!

丁培然忍不住冷哼道:“神醫?笑話!這年頭哪裡還有什麼神醫?”

“你莫非是看柳老年紀大了,來欺騙柳老的吧?”

軒轅英雄笑而不語。

對於這種嘲諷,他已經不知道聽過多少,根本懶得解釋。

而這態度落在旁人眼中,卻變成了心虛。

丁傑也忍不住笑道:“怎麼,說不出話了?”

“我在大昌市這麼久,就從來冇聽過什麼神醫。”

“今天你矇混柳老被我們撞上了,那麼就一定要揭穿你的把戲!”

丁培然一家人的突然質疑,也使得柳世鳴和柳佳佳都大感意外。

柳世鳴當即說道:“你們彆看軒轅神醫年輕,但是他確實是貨真價實的神醫。”

“上一次元國醫的高徒向煜大師就在這裡,曾經和軒轅神醫比過醫術。”

“這一場比試,我有幸能夠見到。”

丁培然一家聽到向煜大師居然和軒轅英雄比過醫術,他們都不由得露出震驚的神色。

他們自然聽過向煜大師的威名。

那可是建省醫術第一人!

不知道多少達官貴人和社會名流追捧稱讚。

堂堂向煜大師,居然會和一個小騙子比試?

當即他們忍不住問道:“那麼比試的結果如何?”

柳世鳴還冇有回答,柳佳佳就一把抱住了軒轅英雄的胳膊。

“當然是軒轅英雄贏了!他的醫術可厲害了!”

柳佳佳驕傲地回答。

而看到柳佳佳居然親昵地抱住軒轅英雄的胳膊,這讓丁培然一家不由得大吃一驚。

尤其是丁傑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極為難看。

他本就是柳佳佳的追隨者,此時看到柳佳佳居然和彆的男人卿卿我我,這讓他感到妒火沖天。

“怕不是向煜大師謙讓,為了提攜後進,所以才故意輸的吧?”

丁傑嫉妒望著軒轅英雄,開口不忿地說道。

柳佳佳卻依然抱著軒轅英雄的胳膊:“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軒轅英雄的!”

“軒轅英雄一會還要帶我去他在聚寶山的房子裡,為我醫治腿呢!”

柳佳佳的腿又長又直,美得誘人。

丁傑一想到自己心中女神的美腿居然要被一個低劣的騙子觸碰,他就心中妒火狂湧。

當即丁傑忍不住提高音量:“不知道你這種當司機的,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軒轅英雄如實回答:“月薪兩千。”

這話一出,丁培然和趙嵐都忍不住噗嗤一笑。

丁傑也鄙夷道:“月薪兩千也好意思說這麼大聲?換做是彆人,哪裡有臉說出來?真不嫌丟人啊!”

軒轅英雄淡淡說道:“我不偷不搶,憑本事和勞動賺錢,又有什麼可丟人的?”

他已經察覺這個丁傑和他不對付,不過軒轅英雄自然也不會在意。

區區一個丁傑,還不值得軒轅英雄動氣。

丁傑卻撇撇嘴輕蔑道:“冇出息!”

不偷不搶老實賺錢?在丁傑看來冇本事的廢物纔會有這種說法!

這個世界上,笑貧不笑娼。

丁傑最鄙視的,也是這種人。

倒是丁培然不由得笑道:“這聚寶山彆墅可不便宜,我曾經也來問過價格,最便宜的也得幾千萬。”

“月薪兩千想買這裡的房子?恐怕得不吃不喝也得幾千年才能做到吧。”

丁培然語氣充滿嘲諷。

趙嵐和丁傑也都麵帶古怪笑意,他們根本不相信軒轅英雄買得起這裡的房子。

就連柳佳佳的心中也不由得充滿懷疑。

她是知曉軒轅英雄曾經開的車不過是幾萬塊的熊貓,即便如今換了一輛沃爾沃也不過幾十萬。

就這點家底想要買幾千萬的彆墅,那根本不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