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品國將shgtw”!

眼看眾人就要糾結於軒轅英雄的房子。

柳世鳴生怕軒轅英雄下不了台。

畢竟就連柳世鳴,也不太覺得軒轅英雄現在真的買得起這裡彆墅區的彆墅。

軒轅英雄畢竟太年輕。

年輕到讓人很難相信他能夠賺到那麼多錢。

於是柳世鳴急忙岔開話題:“茶已經泡好了,還請大家先坐下喝杯茶吧。”

“軒轅神醫,如不嫌棄還請您也嘗一嘗我這上好的龍井。”

說著,柳世鳴便拉著一幫人坐下開始喝茶。

柳世鳴德高望重,丁培然一家也隻能暫時停止嘲諷軒轅英雄。

這個時候門鈴響起,居然是又有人登門拜訪。

這一次登門的,居然是一個女生。

女生濃妝豔抹,雖然長得還算漂亮,但是身上的首飾過多卻反而顯得有些庸俗。

“佳佳!今天我來找你玩!”

“喲!丁傑丁少也在啊!”

這個女生一進門就親切叫著。

並且這個女生軒轅英雄居然還認識。

她正是當初在巨星ktv見過的張麗麗。

柳佳佳看到張麗麗到來也很高興:“麗麗!快過來一起喝茶!”

在大昌市柳佳佳冇有太多朋友,張麗麗便是其中一個。

張麗麗踏著高跟鞋,咚咚咚走了過來。

然而當她靠近看到軒轅英雄之後,卻不由得一驚。

“這個廢物怎麼也在這裡?”

張麗麗嫌棄厭惡地看著軒轅英雄,彷彿和軒轅英雄在同一棟彆墅中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一樣。

“我知道了,你是來彆墅裡當清潔工、保安、司機之類工作的吧?”

張麗麗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丁傑聽到這裡,心中一動。

他不由問道:“麗麗,你也知道這個人?”

張麗麗回答:“當然,他可是大昌市出了名的廢物。

“你們不知道,他以前就是一個路邊的叫花子。”

“你們也不想想,多低賤多無能的人,纔會去路邊當乞丐啊!”

聽著張麗麗的回答,丁培然、趙嵐和丁傑一家意外之餘,也不由得輕蔑一笑。

原來軒轅英雄還是出名廢物?

還是個乞丐?

這就是所謂的神醫的真實身份!

在這一刻,丁家一家三口更是對軒轅英雄充滿鄙視。

這不就是個騙子!

柳老必然被騙了。

軒轅英雄隻是淡淡一笑。

柳佳佳卻不由得說道:“麗麗!軒轅英雄可是我家的客人,連爺爺也都很尊敬他,你彆說些不著邊際的話!”

柳佳佳的語氣,已經有了幾分嚴厲。

“客人?”張麗麗聽到這話,還當自己聽錯了。

但她看到柳佳佳那嚴肅認真的表情時,她才訕訕閉上了嘴。

張麗麗可不想惹柳佳佳不高興。

畢竟柳佳佳的身份地位擺在那裡,張麗麗拍馬也比不上她。

能夠和柳佳佳成為朋友,張麗麗算得上是走了大運,她還得小心認真維護這段友情呢。

柳世鳴這個時候急忙說道:“坐,大家快坐下喝茶!”

然而當坐下之後,柳佳佳卻特意坐在了軒轅英雄身邊。

她還親自為軒轅英雄端茶倒水,那模樣貼心得宛如侍女一般。

這一幕看得丁家人、張麗麗、柳世鳴都目瞪口呆。

在他們印象之中,柳佳佳一向是一個率性大小姐,任性且刁蠻。

她從來不懂得什麼叫做尊重,更彆說服侍人了。

而今天。

柳大小姐卻破天荒地做出這樣一幅小女兒姿態服侍人。

這簡直將眾人驚掉下巴!

而丁傑更是嫉妒得眼睛都要噴出火來!

他的夢中女神居然在伺候彆人?

如果不是眾多長輩在場,否則丁傑一定會忍不住要狠狠教訓軒轅英雄。

而柳佳佳已經將一杯新倒好的茶端到了軒轅英雄麵前。

“軒轅英雄,請喝茶!”

她俏麗的小臉紅撲撲的。

當和軒轅英雄做得這麼近的時候,她總是忍不住心跳急速。

尤其當她忍不住想要服侍好軒轅英雄的時候,心中更是緊張。

而她的腦海之中,卻總忍不住回想起那天她被軒轅英雄粗暴按在車中狠狠抽打的情形。

這讓她心中那種異樣的興奮越發強烈。

柳世鳴乾咳一聲。

然後他向著丁培然問道:“我聽說小傑最近已經自己出來開公司,並且還辦得紅紅火火?”

丁培然說起自己的兒子,臉上滿是驕傲。

他說道:“小傑現在經營的公司,也算是有些規模了,資產馬馬虎虎也上億了。”

丁傑自豪地補充道:“我已經準備好了今年上市,到時候市值將會擴大好幾倍!”

柳世鳴聞言讚許地點點頭。

他誇道:“小傑年紀輕輕,便馬上就要成為上市公司的老闆,確實年輕有為啊。”

“再有你父親培然為你保駕護航,十年之內公司必然不會出現大的變動。”

“丁家年輕一代有小傑這樣的人物,丁家必然能夠更進一步!”

丁培然和丁傑聽到柳老的讚許,都不由得麵泛紅光。

他們急忙說道:“柳老抬舉了!”

丁傑得意洋洋地瞥了軒轅英雄一眼。

這個廢物,他哪裡配和自己爭柳佳佳?

柳世鳴不由得又望向了張麗麗。

“麗麗家是做珠寶生意的,我聽說好像有心去省城發展?”

柳世鳴顯然對張麗麗也有一定瞭解。

張麗麗當即笑盈盈回答:“柳爺爺,我家已經在省城租好了商鋪,確實是打算進軍省城呢。”

“預計省城商鋪的純利潤,一年起碼可以到三千萬以上。”

“我還為佳佳準備了好多新款式的首飾珠寶,到時候還請佳佳多來看看。”

柳佳佳當即答應。

女生都喜歡珠寶,她也不例外。

柳世鳴也回答道:“對於你家在省城準備開的珠寶店,我也很看好的。”

“佳佳,你可以入點股,就當幫幫的你朋友。”

張麗麗聞言大喜。

“如果能夠有佳佳入股,那麼我家店的純利潤一定可以翻一番的!”

能夠得到柳佳佳的入股,就意味著將可以得到柳家在省城的恐怖影響力。

那麼到時候張麗麗家在省城開珠寶店的難題,將會迎刃而解!

思到這裡,張麗麗越發不明白,柳佳佳這樣的大小姐,怎麼會和軒轅英雄這種窩囊廢走這麼近?

丁培然看著丁傑、張麗麗和柳佳佳三人,不由得大為點頭讚許。

“長江後浪推前浪啊,現在的這些年輕人,一個比一個有本事。”

“這些青年才俊聚在一起,當真是前途無量啊!”

丁培然說著,他的視線看到軒轅英雄時,不由得搖起頭來。

在這麼多的青年才俊之中,偏偏混進了一個廢物!

不僅是個廢物,還是一個走歪門邪道的騙子!

趙嵐也不由說道:“小傑、麗麗、佳佳,你們都是註定前途不可限量的人。”

“但是你們交朋友啊,可彆什麼亂七八糟的朋友都交。”

“好的朋友能幫助你們進步,而一些垃圾朋友隻會害得你們倒退。”

趙嵐雖然冇有明說,但是她暗指的人是誰,大家都已經心知肚明。

倒是這個時候,柳世鳴忽然想到了什麼。

他開口說道:“我聽人說,那帝豪集團的總裁也很年輕。”

這個話題,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