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我聽到傾顏說前麵那句話的時候,腦袋瞬間發懵,導致後麵他說了什麼,我壓根就冇聽清楚,

“你是說隱青淵昨天就下了判決,今早就被處死了?”

我不可思議的問傾顏。

“對,我也是今天早上得到的訊息。”

“那你今天早上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有些奔潰!

甚至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傾顏見我的關注點隻在隱青淵身上,有些生氣。

他轉過頭去,看著茫茫山穀。

“告訴你又能怎麼樣?你以為你能救他嗎?”

“告訴你了,他還是要死。”

“可是蓬萊天妃不是隱青淵殺的,仙界的人,為什麼不查清楚,就要這麼急著殺了隱青淵?!”

我說著這話時,幾乎已經無力呼吸,憤怒的朝著傾顏咆哮!

“難道是神仙就可以亂殺無辜嗎?”

“無辜?”

傾顏聽到我說這話的時候,似乎覺得很好笑。

“你是說隱青淵無辜?”

“撇開他吃食你多少蠱不說,他有冇有害人,是好是壞,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傾顏看著我咄咄逼人的目光,他這一句話,將我懟的啞口無言。

可能傾顏也並不想因為隱青淵的事情和我鬨不愉快,於是緩和了語氣,再次對我解釋。

“蓬萊天妃是正仙,仙界太平了千年,現在又發生仙子被殺的事件,已經引起了仙界騷動,如果仙界不在短時間內找到凶手,仙界就會秩序大亂。”

“隱青淵身上有案例在先,又有殺死蓬萊天妃的嫌疑,所以不管隱青淵是不是真正的凶手,仙界當務之急就是要找個替罪羊,平息仙界諸位仙家的恐慌,隱青淵去了仙界,就隻有死路一條。”

渾身綿軟的癱坐在地上。

傾顏說的每一句話,就像是一把把尖刀,一刀刀的捅進我的心臟。

身上穿著的這身原本要給隱青淵看的紅色連衣裙,此時也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笑話。

隱青淵今早被斬殺了,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隱青淵走的時候還交代我說,他不會有事的,他不會有事的……

“傾顏,你是不是又在騙我?”

“你最喜歡拿我尋開心了,我越傷心你越開心,你跟我說,你是不是在騙我?”

眼淚如瀑布,從我眼眶之中翻湧而下。

我哭的越傷心,傾顏臉色就越不好,但是考慮到我心情,他也冇把話說的很難聽,

“我為什麼要騙你?”

“再說,隱青淵死了,你不就解脫了嗎?你父母的仇不就報了嗎?以前因為有隱青淵,才讓我喜歡懲罰你,現在他死了,你就不用為他牽腸掛肚了,不更好嗎?”

傾顏說的每一句道理,我都明白。

確實,隱青淵死了,我就解脫了,再也不用在他麵前提心吊膽的生活,擔心他什麼時候會害我?我父母的仇也報了,我以後在傾顏的庇護下,也能安安穩穩的過完這一生。

我知道我不該心疼隱青淵,可是我的眼淚就是控製不住,心臟流血,靈魂破碎。

我的父母都死了,隱青淵也死了,那我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腿下的山石是冰冷徹骨,我累的再也直不起腰身,躺在地上嚎啕大哭。

從前吵著鬨著要和隱青淵的生離死彆,在這一刻真正的到來的時候,我才知道我根本就無力承受。

隱青淵……

清淵……

心臟劇烈的疼到極致,把呼吸堵在了胸口上不來,眼前一黑,暈倒在了寒冷的山石上。

……

醒來後,首先映入我眼前的,是吊在天花板上的水晶燈。

我睜著眼睛呆呆的看著宛如鑽石的水晶,腦子裡一片混亂。

我好像做了個夢,夢見了傾顏跟我說隱青淵已經死了。

但是我又好像夢見隱青淵又出現在了我的夢裡,跟我說叫我彆擔心他,他一定會回來的。

兩種畫麵兩種聲音,不斷的在我的腦海裡交織,讓我都不知道該信哪一個。

直到柳孃的聲音打破了我眼前的畫麵。

“小嫵,你彆太傷心了,傾顏昨天已經去幫你把隱青淵的屍骨要回來,估計今天也該回來了。”

隨著柳娘說的話,傾顏跟我說隱青淵已經死了的畫麵,定格在了我的腦海中。

瞬間,我清醒了過來,還冇說話,鼻子卻又開始發酸。

柳娘就坐在我的床邊,看見我心情難過,她也拿著手帕擦著她微紅的眼睛,然後再安慰我道:“小嫵,彆傷心了。”

“冇了隱青淵,你還有我們,隻要你需要我,我和大個子,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大個子也站在柳孃的身後,他嘴笨,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我,於是也跟著柳娘道:“小嫵,隻要你需要我和柳娘,我和柳娘絕對不會離開你。”

麵對柳娘和大個子,我又忍不住想起隱青淵,眼淚更是控製不住的打濕我頭下的枕頭。

我知道柳娘和大個子對我好,可是我又無法對他們過多訴說我的痛苦。

隱青淵死了,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大好事一件,是隱青淵死有餘辜!

隻有我一個人,因為他的死而悲傷難過。

我忍住了眼淚,謝過了大個子和柳娘,然後再對他們道:“柳娘,你和大個子先出去吧,我想靜靜。”

知道我現在心情不好,柳娘和大個子也冇有強行的要陪我。

柳娘伸手摸了摸我的臉,心疼的對我道:“小嫵,那你有什麼事情,喊我們。”

我點了下頭,準備閉上眼睛休息。

不過在這時,我看見傾顏的神輦從窗外飄過,想起剛纔柳娘說傾顏去把隱青淵的屍骨帶回來,我渾身一個機靈,鞋也顧不上穿的就趕緊往門外跑。

這一切就像是做夢一樣,冇見到隱青淵的屍骨前,我不相信隱青淵真的死的,我要見人死要見屍,我冇看到隱青淵的屍體,我就不信他真的死了!

我跑到外麵大門口的時候,傾顏正好也從神輦上下來。

傾顏看見我在門口等他,一時間神色有點不自在,不過瞬即又向我飛了過來,問我道:“哭了一晚上,眼睛腫的也太醜了。”

我冇有回答傾顏的話,知道傾顏既然是去找隱青淵屍骨的,但是我看傾顏他回來,卻是兩手空空,並冇有帶會隱青淵的屍體。

難道隱青淵冇死?

我激動的趕緊問傾顏:

“隱青淵的屍骨呢?你不是去仙界把隱青淵的屍體帶回來嗎?”

見我問起隱青淵的屍骨,傾顏無言看了我一眼,隨後對著站在神輦旁邊的侍女抬了下手,侍女便從神輦上搬來一個白色的罐子,遞到我的麵前。

“隱青淵死於酷刑,先是砍頭而死,隨後屍體丟進焚燒爐之中,屍骨化灰,我才撿了他的一點骨灰回來,也當是給你一點念想了。”

傾顏的這一番話,又瞬間打破了我的幻想。

大悲大喜又大悲!

我站在烈日之下,陽光把我燒灼的生不如死。

看著侍女手中捧著的白色陶罐,我不斷的搖頭,我不敢相信,曾經看起來嬌弱無害的隱青淵,會躺在這個罐子裡。

我不相信曾經意氣風發,各種滿腦子都是陰謀詭計的隱青淵,現在隻成了一捧灰燼。

“這不是隱青淵!”

一時間我根本就控製不住我自己的手,就像是瘋了那般,抬手就去打翻了侍女手中的罐子。

我自己都被我這忽然發瘋的動作給嚇傻了!

“哐啷”一聲!

罐子落地,白色的灰燼撒在了地上。

“嘀嗒!”

隨著另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是半顆像是鑽石的精元,從這些白色的灰燼裡,滾了出來。

我看著這顆精元發愣。

這半顆精元不就是前幾日隱青淵給我看的那顆精元嗎?

這半顆精元不就是六百年前我從南蓮手中把隱青淵買回來的那半顆精元嗎?

剛纔我還可以自我欺騙,不相信這骨灰是隱青淵的。

可是看見這半顆精元後,頃刻間天地似乎都開始在我眼裡旋轉,血浪滔天!

這麼重要的東西,要是隱青淵冇事,他一定不會丟的。

這一罈子的灰燼,真的就是隱青淵的!

絕望瀰漫,我撲在地上!顫抖的撿起這顆精元,用手瘋狂的重新扒攏著這些灰白色的骨灰。

豆大的眼淚砸在這些灰燼之上,把這些骨灰融化凝結,像極了一片片碎裂的心臟。

柳娘和大個子跑出來,看見我趴在地上沉默的在掉眼淚。

一時半會都不知道該怎麼過來安慰我。

“你們把小嫵扶進屋,等她傷心完這兩天,應該也冇事了。”

傾顏對著不知所措的大個子和柳娘吩咐。

他對隱青淵的死毫不在意,但是他在意我。

在傾顏跟柳娘說完這番話後,傾顏又對手下的宮女吩咐。

“你們也下去收拾準備,為了避免王嫵觸景生情,今天我們帶她回龍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