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我聽到隱青淵提到這個建議的時候,我都懵逼了,這不就跟上班差不多了嗎?

“那我就冇有雙修日嗎?”我苦逼的在一旁提意見。

隱青淵看了我一眼,讓我閉嘴。

而宮時旭對隱青淵這安排也不滿,於是一手摟住了我。

“你冇考慮過我的感受,也冇考慮過主人的感受,養蠱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我看為了公平起見,以後每逢星期一二三,這三天,你跟著小嫵,四五六這三天,我跟著小嫵,最後一天是小嫵的休息時間,我們兩人在這天,誰都不能打攪小嫵。”

哇!

當宮時旭對隱青淵提出這麼人道的安排之後,我感激的看了宮時旭一眼。

而宮時旭也對我寵溺的笑了一下,對我拋了個媚眼,伸手摸了摸我的頭。

“養蠱難道還要休息?”隱青淵不悅。

趁著宮時旭在我身後,我趕緊反抗隱青淵。

“當然要了!以前蠱婆冇有雙休日,現在上學都有雙修呢,要與時俱進,我同意宮時旭說的!”

隱青淵見我已經同意了,臉一黑,默認了。

這時,天上傳來一陣噠噠噠的響聲向著我們逼近。

我抬頭一看,是一座直升機,正旋轉著噠噠響的旋螺槳,向著我們飛了過來。

“這是我爸的直升機。”宮時旭眯著眼睛看著那直升機。

在這個時候,他的眼睛,又恢複了異瞳的模樣。

一隻眼睛是純淨的天藍,而另外一隻眼睛,依舊是貴氣的金黃。這雙眼睛在天上烈日的朝陽下,瞳孔眯成一條細線,顯得無比妖異,

看著宮時旭此時的眼睛,我才清晰的意識到它也是隻蠱,畢竟他平時習慣性格,比我們人還像人。

隻見一個穿著馬甲,隻有在電視中才能看到類似管家的中年男人,在直升機上對著宮時旭不斷的招手。

“少爺,老爺派我來接您回家!”

管家說著,將摺疊梯從直升機上放了下來。

宮時旭拉住了我的手,對我道:“主人,我爸有事找我,我要先回家一趟。”

說著,轉頭看向隱青淵。

“今天是星期一,這幾天,小嫵就交給你照顧了,過幾天,我來接小嫵!”

說完,伸手拉住了降落在他旁邊的梯子。

就在直升機帶著他起飛的時候,宮時旭忽然對我壞笑了一下,微露唇邊的虎牙。

隻見他騰出一隻手挽住了我的肩,拉住我朝著他的臉上猛地親了一口,然後一臉滿足的朝我揮手離開。

“主人彆想我,過兩天我就回來了!”

說著便隨著直升機,越飛越越遠。

看著宮時旭在天邊遠去的身影,我感覺很開心,又有點失落。

就在我發呆的時候,站在我身邊的隱青淵忽然揶揄我。

“想不到你對宮時旭,用情還挺深。”

“啊?”我有些疑惑,轉頭看了眼隱青淵。

隱青淵此時對我皮笑肉不笑,雙手疊在胸前,幾根蒼修長的手指,抱著他的胳膊,因為比我高,一臉的對我居高臨下的態度。

“冇有啊,開什麼玩笑?宮時旭是蠱啊,我怎麼可能對蠱用情至深。”我回答隱青淵。

“冇有你還對他這麼戀戀不捨?剛纔我和那妖煞對敵的時候,你心裡怎麼想我的,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剛纔好戲冇看著,現在麵對隱青淵的質問,我心裡暗暗叫苦了起來。

以前聽說養貓的人不能在外麵摸彆的貓,不然家裡的貓就會吃醋鬨脾氣,原來這條法則,對養蠱也奏效。

於是我裝出一臉嬌羞的模樣,用肩膀朝著隱青淵身上友好的碰了一下,然後對隱青淵吹牛逼說:“隱哥,你是不是吃醋了?”

“哼。”隱青淵對我冷笑了一聲:“你不會對蠱有感情,我身為一個蠱,怎麼可能會吃你的醋?”

我感覺隱青淵這話說的有點莫名其妙,不過現在宮時旭走了,冇人幫我抗衡隱青淵,我得老實點。

於是我對隱青淵笑嘻嘻的說:“如果你介意的話,要不我今晚請你吃飯賠罪,可以嗎靚仔?”

終於,隱青淵聽我叫他靚仔,原本裝出來氣惱終於崩破了,忍不住抿嘴笑了下。

見他笑了,我的心這才稍微的放下去了一些,其實隱青淵笑起來很好看。

蒼白小臉,幽邃冷靜的雙眸,還有眼下那點楚楚動人的淚痣,美的令人心疼,怪不得不管是人是邪祟,隻要是女的,都會看上他。

自己破了功,隱青淵也裝不下去了,於是乾脆對我轉過身,伸著他的雪白的指甲尖在我的鼻尖上輕輕一點,向著我的耳邊湊過來對著我吹著氣道:“那我要吃你。”

隱青淵這話聽得我渾身一陣發麻,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隱青淵。

“隱哥開什麼玩笑,我請你去吃我們家附近好吃的吧。”

說著這話時,趙剛和周衛國他們見山上平靜了,又帶著工人又上來了。

因為這棺材是金的,周衛國又讓工人們再往下挖挖,看看還能不能挖出點什麼其他值錢的東西,不過隻挖出了兩個紙人和一個紙糊的轎子,剛出土的時候特彆新,遇光之後,全都糊黑了。

我們一起把員工的屍體抬下山後,結了尾款就回市區了。

原本這單生意是兩萬五,但是因為挖出了副金棺,周衛國又多給了我們兩萬五,一共是五萬,我拿三萬,趙剛拿兩萬。

回去的路上趙剛興奮的一路吹口哨,說我可是他的搖錢樹,他回去得把我的照片列印出來,掛在他們家財神桌上,每天給我燒香拜拜,他以後這一輩子,都得指望我了。

這兩萬塊錢就讓趙剛高興成這個樣子,他是體驗到我上一單生意,一單就賺三十萬的爽感。

不過我在幾天之內就暴富,確實要感謝隱青淵,不然恐怕我早就死翹翹了。

到市區之後,我打發了趙剛,在我們市區找了家最好上菜最慢的西餐廳,請隱青淵吃飯。

一來呢,是忌憚剛纔隱青淵在山上說晚餐要吃我的話,上菜慢可以拖延時間,二來呢,也表示對隱青淵的感謝。

我不會喝酒,於是就點了杯果汁,一邊欣賞著我們城市的夜景,一邊和隱青淵有一口冇一口的吃著。

隱青淵耐心也極好,陪我吃著。

一頓飯吃了三四個小時,都半夜店都快要關門了,於是我隻能找藉口,說我想再在商場裡逛逛再回去。

也不知道隱青淵是不是猜出我心中所想,還是怎麼,在我在等電梯的時候,隱青淵站在我身後,悄悄的對我說:“你肩帶開了。”

他說完後,我真感覺我連衣裙裡肩帶鬆了一下,我們身後還有幾個清場的保潔大叔,而且這還有攝像頭。

我頓時尷尬的有點無地自容。

而隱青淵則忽然拉著我的手,走到旁邊漆黑的樓道裡。

隱青淵這一舉動,讓我差點感動,冇想到他還挺細心嘛。

可是當我的感動還冇說出口,唇上一片熱吻猛然之間朝我傾覆而來,隨即整個人被隱青淵一抱,懸空了起來,貼在我身後冰涼的牆上。

“隱青淵你乾什麼?”我嚇得低聲朝著隱青淵喊道。

隱青淵貼著我的唇,小聲的對我道:“你要是不想被牆外的大爺大媽們看見我們,一會叫的時候,可要輕點。”

------題外話------

26章昨天稍微修改了一下,冇看的小夥伴可以繼續看看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