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穆琛冷淡開口:“該聊的,已經聊完了,合同也已經簽完,我不覺得還有什麼地方需要再談。”

戈愛麗眼巴巴地看著他道:“可我又出了幾種護膚品,也想和你們合作,效果都很不錯,包括眼霜和麪霜,可以成一套,我現在就想跟你說。”

賣護膚品,肯定是一套的效果更好,使用者更加安心,商家也能賺更多。

“陳澤。”男人冷冷出聲。

“在!”

陳澤連忙迴應。

“你去和她好好聊,這些流程你都懂,反正合同擬定也都是你來安排對接的,應該知道怎麼做吧。”薄穆琛淡淡道。

陳澤頷首:“我當然知道。”

他放下自己的碗筷和餐盤,認真看向戈愛麗:“戈研究員,如果很急的話,就和我聊也行,關於您產品的資訊,我知道的不比總裁少,而且這部分事情一直都是我負責的,我跟你對接會更快。”

“可我......”

戈薇冇想到,單獨和薄穆琛說兩句會這麼難。

不是顧念不給機會,是薄穆琛不樂意,這是她最氣的。

顧念這女人到底有什麼好?

再看向男人,他似乎在發訊息。

就在這時,一陣電話鈴聲響起,是薄穆琛的手機。

男人接起電話,那邊響起華夏高層的聲音。

“還冇找到?”

“嗯。”

薄穆琛淡淡道,反應平平。

華夏的高層似是被氣壞了:“你就這麼無所謂,知不知道這次的失誤多大,放虎歸山了都!如果冇找到,你老婆可是要承擔所有責任的!畢竟就是因為她說了關掉監控,人是在關閉監控後逃掉的!”

戈愛麗聞言,眸光閃了閃,小聲和顧念道:“他們說的人,是不是查理?”

顧念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得意的女人,淡淡嗯了一聲:“應該是的。”

“嘖,說得也是,查理逃跑那麼久,到現在都冇抓回來,肯定是冇戲了。

這時候你竟然還能安穩在這裡乾活,也太奇怪了。

你應該要承擔所有責任纔對。”

戈愛麗的語氣裡,甚至有一抹事不關己的幸災樂禍。

薄穆琛冷冷應了兩聲:“我給念念做擔保,而且,我們華夏境內,埋伏在他們當中的人,還冇收到查理回去的訊息,說明他還在逃亡當中。”

戈愛麗的麵色瞬間慘白。

華夏境內,屬於r國研究所的人......?

華夏在他們當中,也有人?

她隻知道查理在逃亡,而且冇和他們的人聯絡上,這段時間他們也在努力找查理。

可冇想到的是,他們這邊,竟然還有華夏的人。

查理一直冇出現,會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

正在通話的薄穆琛,和麪色淡定的顧念,都不著痕跡地打量戈愛麗的表情。

顧念眼裡掠過一抹淡淡的笑意,一切都在他們的計劃當中。

查理的逃跑都是假的,那個所謂混在戈愛麗這邊的華夏人,當然也是假訊息。

剛纔她有看到,薄穆琛給高層發了訊息,所以高層纔會打電話過來,跟他們演這齣戲。

這麼說,隻不過是讓戈愛麗那邊的r國人互相懷疑而已,等他們一有動作,他們就可以順勢抓住所有隱藏在華夏研究所內的叛徒。

看樣子,計劃要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