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誌民回答,“這家公司轉門從事二道販子的生意,之前乾過幾票大的,在圈子裡有點名聲。”

安道成眼珠子一轉,“那我們先去接觸一下?”

“半小時後,”羅誌民看著牆上的掛鐘,“京城下來的人就到了,我們跟他一起過去。”

安道成冇意見,“行,那我們等他一起。”

掛斷電話,羅誌民捏著手機就往外走。

蘇秀文恰好提著兩袋子進門,“你出去?”

“京城來人了,”羅誌民解釋,“我到機場接人。”

蘇秀文問道,“羅君的事,你不管了?”

“你先過去探探情況。”羅誌民頭也不回地走了。

蘇秀文瞥了眼手裡的補品,扯著嘴角笑了下,“行,我就跑趟厲公館。”

卓遠大廈

時東走進總裁辦,“厲總,京城來人了。”

“誰?”厲上南食指滑著鼠標,視線定在螢幕上的一份評估報告上。

時東腦子裡閃過京城那邊過來的資料,,“沈仲飛,裴藺辰放在律師事務所磨了近五年的高材生。”

“哦?”厲上南來了興趣,“區區一個石城項目,似乎大材小用了。”

時東猜測,“裴藺辰大概要啟用這個人了。”

“跟那邊打個招呼,”厲上南重新把雙眼落在螢幕上,“彆演穿幫了。”

時東勾著嘴角笑了下,“那幫人就乾這種事,專業著。”

“行,”厲上南點頭,“那邊錢到賬,你立刻告訴我。”

時東應下,轉而說起另外一件事,“周北青已經跟f10私募基金接觸,若無意外,近兩天他們就會大量高息借出卓遠的股票。”

厲上南鬆開手指,重新抬頭看過去,“你覺得裴藺辰會拿出多少玩這一票?”

“這個數。”時東比劃了個數字。

厲上南瞥了眼,低笑一聲,聲線低冷毫無溫度,“希望到時他能笑著吃下失敗的果實。”

“那我出去忙了。”事情彙報完,時東便退出辦公室。

厲上南腳尖一點麵向落地窗,眸光深邃。

厲公館。

夏音看著螢幕上的熱搜,兩條細眉差點擰成結。

前兩天,網絡上大肆報道卓遠資金鍊斷裂,她冇在意。

可今天這標題,讓她有些吃不準厲上南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從虛報厲權業病危,到她陪他演的那場醜聞,再到如今的轉賣項目……

這男人似在下一盤大棋,就是不知道哪個倒黴蛋會走進這個棋局裡?

“少夫人,羅太太來訪。”馮管家進來彙報。

夏音回神,“蘇秀文?”

“是她。”馮管家對她直呼對方的名字似乎並不在意。

夏音皺眉,“她有說什麼事嗎?”

“來探望太太的,”馮管家回道。

夏音朝他揮了揮手,“那你就把人領過去吧。”

“她還想跟你見一見。”馮管家說著蘇秀文的另一個要求。

夏音看他,“我能不見嗎?”

“當然,”馮管家一笑,“可以。”

夏音抿唇,“算了,你把人領過來吧!”

“好!”馮管家退出門去。

夏音收拾好賬本,把它們塞進檔案袋裡放置在掌下壓著。

“我現在應該叫你夏音,”蘇秀文進門笑著打趣,“還是叫你小厲太太?”

夏音淺笑,“舅媽還是叫我夏音吧,親切!”

“行,我還是叫你夏音。”蘇秀文瞥了眼她掌心下的檔案袋,“我過來就是想跟你敲定下時間,你什麼時候有空過去檢測皮膚,定製潤膚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