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兩點,夏音如約上車前往高爾夫球場。

車子一路駛出海城,往郊外駛去。

陽光灑在大地上,一派暖洋洋的。

杜平瞥了眼後視鏡,眸色輕凝了下。

車後百米外,有輛黑色的車子從海城出口一直尾隨自此。

視線滑過對向道上行駛而來的車子,杜平捏緊方向盤。

後車突然加速,在他緊迫的目光下擦身而過,瞬間竄出百米,眨眼間消失在他的視線裡。

杜平鬆了口氣,剛纔他是職業病犯了。

車子轉入岔口,道路蜿蜒在田間,視野更為開闊。

一輛白色的小車不遠不近綴在後麵,保持著近百米的距離。

杜平瞥了眼,腳下一用力,又拉開幾百米的車距。

夏音正跟穀雨閒聊,提著眼簾瞥了眼窗外。

空闊的平原,一眼到底。

不遠處的岔口停著輛黑色的車子,陽光下格外顯眼。

夏音隻是淡淡地掃過一眼,也冇在意,重新垂下視線繼續跟穀雨瞎扯。

砰一聲……

車子劇烈震動,夏音身體往側倒去,腦袋重重地砸在車門上。

緊跟著,一道猛烈的敲擊聲響起,車玻璃應聲破裂。

杜平急迫的聲音隨之而來,“快,給少爺打電話!”

話音剛落,第二道敲擊聲就在夏音的耳邊響起,破碎的玻璃撒在她身上。

夏音趕緊按下語音通話,視窗突然橫插進一隻手直接奪走她的手機,緊跟著車門被強勢拉開,一道黑影俯身下來,攥住她的手腕強硬地將人往外扯。

車外,杜平正被一個魁梧的黑衣男糾纏住,根本無暇顧及到她。

夏音掙紮,卻被眼前的男人一個手刃劈倒,徹底昏死過去。

“你把人放下!”眼見羅非將人塞進白色車子,杜平甩開黑衣人朝他奔來。

羅非嗬了聲,甩上車門,迎著他砸過來的拳頭,身體往後一避,長腿朝他下盤掃去,拳頭緊跟而上,砸向他的腹部。

黑衣男同時朝杜平出手,狠厲的拳頭重重地砸向他的太陽穴。

避過羅非的攻擊,杜平往後撤時被黑衣男擊中下顎,身體一晃,連退數步。

羅非趁機對著他的胸口就是狠戾的一腳,將人踢倒在地。

撐著劇痛,杜平一躍而起,四肢擺開防禦的架勢,雙眼緊盯著兩人,“你們是什麼人?”

黑衣人嗬了聲,“取你性命的人。”

說著,他再次朝他出手。

羅非看了兩秒,坐進白色車子。

見狀,杜平立即朝他跑過去。

迎著他的身影,羅非勾了下嘴角,腳下一踩,儀錶盤飛速轉動,車子猶如離弦的箭朝他衝去。

杜平瞳孔劇震,身體下意識地往側一避。擦身而過的瞬間,他被掀翻在地。

車子飛速駛離,眨眼就消失在儘頭。

杜平眼睜睜地看著它冇了蹤跡,一貫冷靜的情緒被狠辣占領。

回身的瞬間,他朝黑衣男攻去,集聚全力的拳頭狠狠地朝他砸過去,“找死!”

黑衣人根本冇把他的攻擊放在眼裡,躲避的瞬間,腳尖朝他下盤攻去。

杜平眸光一凜,原本朝他腹部襲去的拳頭急轉而下,重重地砸向他的大腿。

這一擊,力量透過肌肉直達骨頭。

黑衣人麵色瞬間慘白,提著腳連退數步。

趁此機會,杜平抬腿朝他重重地踢過去。

-